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我的女友是別人的炮友

我的女友小妮,今年29歲,身高162公分,目前在新店的一家出版社工作,她的胸部並不算大,但整個身材很高挑,加上臉蛋不錯,整體而言算是個美人胚子。

  我們交往了三年多,我是她的第七任男友,雖然她交過這麽多男朋友,但真正有發生關系的並不多,對這一方面她還算是很保守的。但我們交往后,大概是因爲很愛我吧,我的一些癖好她都會勉強配合,譬如說:打野炮、穿著暴露啊,有時我們在做愛的時候,我會要她叫以前的男朋友或現在的同事的名字,每次結束后,她都會覺得我很變態。

  有一天我們做完結束后,我就問她:「小妮啊,你有沒有想過試試3P啊?

  我們找個男生加入我們好不好?」小妮:「你別想了,我才不要呢!」我:「你不覺得人生總是要試一次不一樣的嗎?」小妮:「但是這樣很怪吧?而且我對另一個人又沒有感覺。」我:「那就讓你挑嘛!你想找誰呢?以前的男朋友、暗戀的人或現在的同事呢?」小妮:「現在想不出來,以后再說啦!」她就是這樣敷衍我,草草結束這話題,但我之后也陸陸續續跟她提,但她都沒什麽太大的興趣。

  有一天,我們兩個都請一天假,計劃要到北海岸遊玩。一大早我就開車出發去接女友,那天天氣很好,女友穿一件無袖的白色T恤加上一件超短的荷葉蛋糕裙,再戴一頂粉紅色的帽子,路上的人都把目光移到她身上。

  一上車她就跟我抱怨:「這條裙子太短了啦,材質又這麽薄,有穿跟沒穿一樣,風一吹就飛起來了。」我:「才不會吧?是你多心了啦!」其實當初是我上網找很久才選定的裙子,這當然是別有用心喽!

  今天這個暴露之旅,我可是期待了很久,我們一路沿北海岸開,中途有一些景點就下車走走,女友的短裙當然是路人的焦點。當然也有到白沙灣遊泳,我們找一間付費的更衣店,女友換上了兩件式的泳裝(這當然也是我挑選的),兩件的布料都少得可憐,女友還說要剃了毛才敢穿,不然恥毛都會跑出來。

  那天人雖然沒有很多,但也不算少,記得先前四合院的影友在北海岸的海灘上做愛拍照,讓我羨慕不已,這次本來也想嘗試看看,無奈人太多,還是無法實行。我拉著女友到海里面遊泳,當天太陽很大,整體感覺還滿舒服的。

  我們到海中間相互擁抱,突然我就問她想不想裸泳?小妮先想了一下,再看看四周:「這樣安全嗎?」我:「有我在,不會有事啦!」我拿掉她的上圍,然后跟她一起脫掉泳褲,這時候我們兩個都是全裸的,四周又都有人在遊泳,感覺真的很刺激!我覺得女友也感受到這種刺激,突然主動握住我的老二,小小聲的在我耳邊說:「怎麽辦?有點想要呢!」只可惜當時的情況實在沒辦法做,后來我們再遊一會兒就上岸了。

  我們盥洗完后,就又開車到處逛逛,我這時欲火焚身,但附近並沒有什麽汽車旅館或打野炮的好地點,我想時間才下午3點,要打炮晚上還有很多時間,難得來北海岸,我們就繼續開車逛。

  這時在路邊看到有一家咖啡廳,我就提議到咖啡廳喝咖啡看海景,那間咖啡廳是一、二樓的,后面有一座小樹林,樹林再過去就是海邊。

  我們選好了二樓的位置,這時候老板兼服務生過來幫我們點餐,和他聊天知道他叫阿文,今年28歲,這家店是他自己開的,平常客人並不算太多,所以有時只有他自己一個人就可以應付得過來。

  阿文人長得很帥,身高應該有180公分,體格也不錯。在談話的過程,看得出來他一直在注意小妮,三不五時就會講些笑話逗得我女友呵呵的笑,而就我了解他應該是我女友喜歡的型。

  我:「小妮,如果是阿文,你願意3P嗎?」小妮紅著臉:「你在亂說什麽!」我:「沒關系啦!反正我等下去結帳的時候問他,如果他不願意,我們也離開了,他也不知道我們是誰。」小妮:「你說真的假的啊?」看得出來小妮有點在猶豫了,大概是剛剛在海邊的時候,她的欲望也被挑起來了。

  我:「重點是你想不想跟阿文。」小妮:「……他是可以。」小妮的聲音已經低到聽不見。

  這時我就起身,走向櫃台,阿文:「要走了嗎?」我:「是啊,多少錢呢?」結完帳后,我問:「阿文啊,你覺得我女朋友怎麽樣?」阿文:「非常漂亮喔!你真是有福氣啊!」我:「如果跟她做愛,你願意嗎?」阿文先是遲疑了一下,但馬上他的嘴角便揚起了微笑。果然阿文也是玩咖,身經百戰的他,一下就知道是怎麽回事。

  我和他聊了一下后,他就知道我有喜歡暴露女友的癖好,剛好他對我女友也非常有好感,就請我們先到三樓他的房間里等他。

  等我回去的時候,女友已經羞紅著臉不敢擡起頭,我就帶她到三樓去。一上去就可以找到阿文的房間,里面布置得很像一個大男孩的房間,整體上也非常干淨,女友也好奇地東看西看。

  我:「怎麽樣,會緊張嗎?」小妮:「這樣好嗎?」我:「我覺得阿文很不錯啊!你不想試試這樣的男人嗎?」小妮沒有說話。

  這時候阿文進來了,阿文:「我已經把店關起來了,你們要喝點什麽嗎?」又問:「小妮要先去洗澡嗎?」我:「阿文你要不要跟她一起去洗呢?順便培養一下感情。」小妮都低著頭不敢擡起,阿文主動拉起小妮的手,很溫柔地牽著小妮的手走向浴室,過沒多久浴室就傳來淋浴聲。

  我一個人在房間里很無聊的東看西看,過了一下子,我就走到浴室門邊,想看看他們在干嘛,這時候看見他們兩個在一邊淋浴一邊擁吻,我還發現小妮的手竟然握著阿文的那根肉棒,我在門邊看得血脈贲張,很想馬上掏出自己的肉棒來打。

  沒過多久他們就要出來了,我馬上坐回自己的位置,阿文很細心地替女友擦身體,看得出來他對我女友頗有好感的。

  阿文:「吳兄,那我就跟小妮開始了喔!中間有什麽得罪的地方就要請你多包涵了。」我:「不會啦!你盡量滿足我女友,但不管做什麽都要她同意喔!」小妮紅著臉:「都你們在講,都沒問過人家!」阿文:「是!是!老婆大人。」阿文輕輕的把小妮放到他那張大床上,然后那張大手開始搓揉小妮的胸部,慢慢地小妮發出呻吟的聲音。阿文一路從胸部親到小妮的下部,小妮整個身體開始扭動,今天她的反應感覺比較劇烈許多。

  我看到阿文的老二慢慢地變大,剛剛在浴室看不清楚,但現在看比我還大很多,小妮說以前和她做過的男人,跟我的都差不多大,那阿文應該是她碰到最大的吧?

  這時候他們已經換了姿勢,男下女上的互相口交,剛好小妮的臉面向我,她給了我一個鬼臉,吐了吐舌頭。看到女友在吃別的男人的老二,居然還跟我做鬼臉,心中的感覺真是百感交集啊!

  小妮:「呼∼∼阿文,深一點……」小妮似乎已經到極限了。

  小妮:「阿文∼∼我要!給我∼∼快進來!」阿文:「你說你要什麽?」小妮:「……討厭!」阿文:「不說就不進去喔!」小妮:「我要你干我,用你那粗壯的大老二干我。」阿文:「是你說的喔!」阿文將小妮翻轉過來,拿起他那根大老二瞄準小妮的穴穴挺進,大概是小妮的穴穴已經濕成一片,阿文的大老二一下就整根被吞沒了,小妮閉著眼、張大了嘴,表情看不出來是痛苦還是享受。

  看著阿文不斷地抽插著我的女友,我已忍不住掏出自己的肉棒,我把衣服脫了,挺著肉棒過去就往小妮的嘴巴塞,小妮很努力地含著我的老二,只是有時會被干得力不從心。阿文的肉棒不止粗大,還很持久,小妮被干得不知道高潮了幾次,中間一直喊:「喔……我快死了……」最后阿文終于要射了,他說:「我要射了!」小妮:「射在里面吧!今天是安全期,都給我吧!」阿文:「那有小孩我不負責喔!」小妮:「沒關系,我幫你生小孩,我自己來養。」這女人當我死了嗎?在我面前說要幫其它男人生小孩!

  阿文突然抖動了一下,我知道他射在我女友的肚子里了。這時我也忍不住射了,全射在小妮的臉上。

  阿文這時站起來,抱起全身虛弱的小妮進浴室,阿文細心地幫小妮清除身上的精液,不時還可以聽到他們的嬉鬧聲。這時已經接近傍晚了,阿文走出來后,問說要不要看夕陽?我們三個就全裸的走到二樓餐廳。

  小妮全身上下只穿高跟鞋而已,不知怎麽了,這樣的裝扮我馬上又硬了,我小小聲的跟小妮說:「我又硬了哎!」小妮卻跟我說她才剛做完,想休息一下。

  我們走在二樓餐廳,阿文帶我們到陽台上,雖然是在戶外,但不容易被別人看見。阿文抱著小妮看夕陽,大家有說有笑的,只是看著他們像一對情侶一樣,我心里真有點不是滋味。

  阿文邊聊著,手又開始往小妮的胸部及下體遊走,我看小妮的手也在玩弄著阿文的老二。漸漸地他們又開始接吻起來,后來阿文幫小妮口交的時候,小妮甚至用手壓著阿文的頭,要他吃得深一點,整個人已經進入了情欲的世界了。

  這時阿文拉起小妮,讓他穿高跟鞋翹高屁股,從后面插入,只聽見小妮開始瘋狂地呻吟。阿文邊干邊慢慢地將小妮推向陽台邊,這時路邊的人或汽車如果有往這方向看過來,就可以看到我女友全裸的被從后面抽插著。

  小妮一開始還說:「不可以……會被看到……」但后來被干到整個人發狂似的吟叫,也不在乎會不會被別人看到了。后來阿文要射了,又全部射到小妮的肚子里,不知道這次回去小妮會不會懷孕?

  經過下午瘋狂做愛后,晚上阿文留我們在餐廳吃晚餐。阿文想留我們過夜,但時間上的關系我拒絕了,阿文只好要求最后一次做愛,小妮沒經過我的同意,就跟阿文進房間又做了一次。

  在回去的路上,我問小妮:「你會離開我跟阿文嗎?」小妮很吃驚,說才不會,會跟阿文做也是因爲我,雖然阿文做愛的技巧很好,但這無關感情的。聽到她這樣說,我也就放心了許多。

  事后阿文陸陸續續還有打電話給小妮,我后來也發現小妮有背著我偷偷跑去北海岸找阿文。但我相信小妮,我就跟她說,她要去找阿文可以跟我講,我會讓她去找他。看來我女友應該是愛上了別的男人的肉棒了。

  自從在北海岸跟阿文做過后,小妮就漸漸變得很開放,做愛時不但會主動脫我的衣服,掏出我的老二吸吮,有時候還會在公共場合就想要跟我做。小妮這樣的轉變我當然是很高興,只是這次居然自己叫出阿文的名字,自從那次回來后,我們已經很久沒有聊到這個人了。

  「阿文!用力一點∼∼干我∼∼干死我∼∼」我一邊抽插她一邊問:「妮,你剛剛怎麽叫阿文的名字,你在偷想他的老二喔?」小妮愣了一下:「人∼∼人家∼∼是故意的嘛∼∼你不是喜歡我叫別人的名字嗎?啊……阿文快干我∼∼快干死我……」確實她這樣講,我整個人就興奮起來,馬上把她修長的雙腿放在我的肩上,用我堅挺的老二瘋狂地抽插她。

  「阿文∼∼我愛你∼∼愛死你的大老二了∼∼我不行了……快死了……」經過猛烈的抽插后我也不行了,在快射的時候我把老二抽出來,打算把所有的精液都噴在小妮的臉上。就在這個時候小妮突然坐起來,抓著我的老二就往嘴巴放,在要射出了的瞬間手口並用真的是無法言語的爽,一下子我濃稠的精液就全射進了小妮的嘴里,小妮不但全部吞下,還慢慢地舔著我老二和馬眼,好像在品嘗什麽美食一樣。之前小妮從不願意讓我射在嘴里,今天突然的改變也讓我摸不著頭緒。

  小妮:「北鼻,我先去洗澡喔∼∼明天晚上我要跟以前同學聚餐,所以會晚點回家。」我:「你最近怎麽這麽忙啊?常常加班,還要聚餐什麽的,下個月不是還要去日本出差?」小妮撒嬌說:「沒辦法!最近有新書要出版嘛∼∼這陣子忙完就可以好好陪你了。」小妮說完親了一下我的額頭,就去洗澡了。

  當我一個人待在小妮的房間時,看見了她的記事本放在桌上,隨手就拿起來翻翻。其實跟小妮交往三年,她一直非常愛我,記得熱戀的時候她會把我們做愛的日子在筆記本上做一個愛心的小記號,我翻著他的記事本,依舊可以看到這個愛心的記號,不過奇怪的是最近這兩個月卻多了個小太陽的記號,仔細去想想這些日期,都是她跟我說有事的日期。

  我心中起疑,拿起了她的手機,看她的通話記錄,大部份都是我認識的人,但有一個wen今天剛跟她通過電話,我馬上就知道是阿文,打開了簡訊就看到阿文傳給她的簡訊。

  「老婆:

  星期三晚上九點,我的餐廳見喔,記得要穿那件來喔!

  老公」星期三不就是明天嗎?小妮居然背著我還有跟阿文聯絡!但奇怪的是,我並不生氣她跟阿文有聯絡,生氣的是她居然不跟我說。

  我打開了小妮的計算機,平常我並不常來她家,幾乎也不會用她的計算機,我直接找MSN的曆史對話記錄,找著找著看到一個wenxxx,就拿了隨身碟把數據拷貝下來,我關上了計算機,把一切都恢複原狀后又坐回床上。

  沒過多久小妮洗好澡了,她只包著浴巾,樣子和之前一樣的性感,我只跟她說我明天要上班,所以要先回去了,她也沒有覺得有什麽奇怪,一樣抱著我跟我撒嬌,送我出房門,我心里卻盤算明天要到阿文的咖啡廳去看看。

  回到家后,我馬上打開計算機,看看他們到底在聊些什麽,這里我就大概截錄其中內容,不打上他們的ID,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小妮:你昨天真壞,弄得我今天上班都腰酸背痛的,昨天還把人家壓在玻璃窗上,人家被你干的樣子都被路上的人看光了……阿文:嘻嘻∼∼反正你又不是我女朋友,而且我覺得你被人看到,好像會更興奮呢!真是個小騷貨……小妮:哼!我不是你女朋友,那你還叫我老婆,你老婆是騷貨,你就這麽高興……阿文:我就是喜歡騷貨,碰到騷貨我就會特別賣力,你不就會很舒服……小妮:人家當然是很舒服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的那個是我碰到過最大的。

  (羞)阿文:那是你見過得太少,我的朋友當中還有人比我的還大喔!

  小妮:比你大喔……真恐怖,如果那種怪物塞進我那里,我那里一定會壞掉的……阿文:下次要不要找我朋友試試?

  小妮:哼!你別想,人家跟你就已經夠對不起我男朋友了……這娘們居然還知道對不起我!那些對話內容幾乎都是這種淫聲穢語,第一篇MSN的時間是在我們從北海岸回來后的兩個禮拜,從中大概可以推算,回來后他們至少見過五、六次,幾次是小妮到北海岸找阿文,幾次則是阿文來台北跟小妮去汽車旅館,而這一切我居然都被瞞在鼓里。

  隔天上班都沒心思在工作上,一直在想著這問題。這時部門同事阿芝似乎看出我有心事,就走過來陪我聊聊。

  我先介紹一下我的工作,我在金融公司當業務,我們這種業務平常是可以外出的,算是比較自由的工作。我們公司有一個女同事叫做阿芝,她今年27歲,168公分,B罩杯,皮膚很白,胸部一樣不算大,但也是高挑型的美女(跟小妮同型),辦公室觊觎她的人一堆。

  她有一個固定的男友而且打算兩個月后結婚,但是不知道怎麽搞的,她對我很有好感,有一次部門去夜店玩,那天可能是她喝多了,她就對我透露說我是她理想中的伴侶,太晚認識我讓她覺得很沮喪。

  那一天小妮也有去,但小妮並不知道我和阿芝那一天接吻了。之后阿芝沒再提起這件事,也不知道她自己還記不記得有說過這些話,但我們的關系卻越來越暧昧,除了肉體沒發生關系外,我們彼此之間的關心已經有點像是情侶了。

  阿芝笑咪咪的說:「嘿∼∼你怎麽了呢?看你今天都心事重重。」我看了看她,就把小妮可能劈腿的事跟她說,不過只跟她說我看到簡訊,沒跟她說3P及MSN的內容。

  阿芝:「你不要擔心嘛,說不定不是你想的那樣呢!」我:「我晚點想去北海岸一趟。」阿芝:「你要冷靜點喔!要不要我陪你去呢?」阿芝很關心的對我說。

  我:「你可以嗎?」其實她並不知道我除了冷靜以外,還有點興奮呢!而且可以利用女生同情的心理,嘿嘿,一舉數得……事后也證明我是對的。

  阿芝:「今天我沒跟男朋友約,所以可以陪你去。」我:「嗯,謝謝你!」我心里還滿高興的。

  我們下班時間都比較晚,我跟阿芝買了點晚餐,大約晚上八點從台北出發,一路上阿芝都陪我有說有笑,還喂我吃晚餐,就像男女朋友那樣,大概是阿芝怕我心情不好吧!但跟阿芝這樣的美女一起夜遊北海岸,而且自己的女友正準備要被別人的大雞巴插,整個心情是很興奮的不可言語,不過千萬不能被阿芝看穿。

  就這樣慢慢地開,加上路上有點塞車,大約快晚上十點才到阿文的店。晚上的北海岸街道是非常安靜且黑暗的,我和阿芝先將車停在路邊,再走到阿文的咖啡廳前,咖啡廳一樓沒開燈,只有二樓和三樓有微薄的燈光。

  我帶著阿芝繞到了咖啡廳后面,后面是一座小樹林,我們走到一棵樹下往上看,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陽台(就是之前小妮跟阿文做愛的那個陽台),但是從陽台看下來因爲太暗,不一定看得到我們。

  陽台上有三個男人在聊天喝酒,他們似乎喝醉了,說起話來很大聲。這三個男人有一個跟阿文的身材很像,但更結實,有點像軍人;有一個就有點胖壯,長得有點其貌不揚,另外一個瘦瘦高高的就比較像普通人。

  「阿文帶他的炮友到三樓打炮已經半個小時了,什麽時候才下來啊?」像軍人的男人說。

  「他的那個炮友長得實在好正喔∼∼看得我都受不了,反正是炮友,也讓我們嘗嘗嘛!」胖男人說。

  阿芝看了看我,主動牽起我的手,似乎擔心我受不了。

  「好啊!只要我老婆同意,就讓你們干喽∼∼」阿文從咖啡廳里走出陽台,看得出來他有點醉了,都走不穩,小妮扶著他走出。

  小妮:「你不要亂說話啦∼∼」小妮穿著一套上半身是馬甲、下半身黑色短裙加上吊帶襪的服裝,臉色有點紅潤,加上頭發有點淩亂,十分性感,一看就覺得剛被阿文干過。

  「大嫂,不好意思呢!亂說話被你聽到。來,我敬你一杯。」那個胖子說。

  小妮有點爲難,但還是把酒喝了。小妮的酒量非常不好,認識她以來,她是滴酒不沾,只有一次生日的時候喝了一點,那次她馬上就不省人事。

  看得出來小妮之前應該也有喝了一點,腳步已經有一點站不穩。阿文也已經醉了,開始胡言亂語。

  阿文坐在躺椅上:「小妮,我上次說老二比我還大的朋友就是小鋒。小鋒,拿出來給小妮看看啊∼∼」阿文一邊說,一邊摸著小妮的胸部。

  原來那個像軍人的家夥叫小鋒。

  小鋒:「阿文∼∼我的哪有你大啊!我們又沒比過,你怎麽知道?」阿文:「不然干脆我們比一比,小妮做裁判,看我們四個排名的順序到底如何?」才說完,阿文就把他軟趴趴的老二掏出來。小妮低著頭,雖然天色很暗,但猜想得出來臉一定很紅。

  阿文拉著小妮的手握在他的老二上搓揉,小妮嗔說:「才剛做完,休息一下啦!」阿文:「你們也把褲子脫掉啊!」其它三個人竟然好像說好的一般,馬上就把褲子脫掉了。

  胖子:「阿文,這比賽是你提議的,但你有人幫你搓大,我們都沒有,不是很不公平?」阿文看著小妮:「老婆,那怎麽辦啊?」小妮害羞地說:「我怎麽知道怎麽辦?」阿文:「不然就由你來幫我們都弄硬,你是裁判嘛!」小妮應該是喝了酒后整個情欲都起來了,小妮望著其它人的老二一會兒,先往小鋒的老二抓去,因爲距離很遠,不能很確定是不是真得很大,但從小妮的反應有點愣住,應該是真得很大。

  慢慢地小妮的雙手已經各自抓了一根老二,開始輪流搓弄在場的四根老二,整個氣氛也開始淫蕩起來。小妮一邊搓弄,阿文也一邊把她的馬甲給脫掉,小妮的胸部一露出來,其它人的老二馬上達到最堅挺的狀態,阿文馬上就提議四個人坐在躺椅上,由小妮用嘴巴量老二的長度,看誰的能插到喉嚨最深處。小妮蹲下去后就被擋住,我和阿芝也看不見了。

  阿芝握著我的手,有點顫抖,她似乎沒想過也沒看過這樣的畫面,看得出她有點不知所措。我把她轉了過來,她頭發散發出令人淡淡的香味,我把她的臉擡起吻了下去,她沒有反抗,我把舌頭伸入阿芝的嘴里,她也熱情地用舌頭回應著我。

  這時候開始聽見小妮的喘息聲,應該是已經做起來了吧!我的手開始在阿芝的身上遊走,一手把她襯衫的扣子一顆顆的解開,一手把自己的老二掏出來,因爲剛剛的情緒醞釀很久,我馬上把阿芝轉過身,她雙手扶著樹,我把她的套裝裙往上拉,脫下她的內褲,不管三七二十一,老二一挺就插了進去。

  全根盡沒時,阿芝忍不住叫了一聲,但她馬上就摀住自己的嘴巴。但我不知道是醋勁大發還是很興奮,我不斷地用力抽插,根本不管阿芝會不會叫出來,看她似乎很努力地忍住,但上面的小妮已經開始胡言亂語地叫了起來。

  小妮:「好棒∼∼好舒服……小鋒,用力一點。」阿文:「就跟你們說這馬子很棒吧?」小妮:「哼∼∼你……怎麽……怎麽這樣跟……跟你朋友說……啊∼∼」他們這些淫聲穢語,讓我很快就繳了械,我跟阿芝把服裝清理一下準備就要走了,再擡頭看,小妮已經被推到陽台上,全身上下只剩下吊帶襪跟高跟鞋,表情恍惚,前后都各有一個男的,那個死胖子從后面抽插著小妮,如果不是這種機會,以那胖子的樣子,怎麽能干到這麽美的美女?

  后來我就開車帶著阿芝回台北,路上她又向我表明她的心意,我跟阿芝說我很喜歡她,但我已經打算跟小妮在一起一輩子,這次這件事等我處理好有個結果再說,阿芝也同意。后來我們再上了一次汽車旅館,好好的做了一次,我才送她回家。

  淩晨二點鍾,阿芝輕輕吻了我一下,回頭就進入了她家的公寓。想起小妮,再看著阿芝背影,我也開始有點迷惘,心里到底愛誰比較多?

  我獨自坐在車里還是會擔心小妮的安全,拿起了手機打給她,電話已經進入語音信箱。我開車到了她家,看見她家客廳的燈還亮著,就直接上樓。

  「咦∼∼是你喔?怎麽這麽晚啊?小妮沒跟你一起回來嗎?」開門的是小妮的姐姐。

  「她跟朋友聚會,會晚一點。沒關系,我到她房間等好了。」我說。

  進了小妮的房間,我打開了她的計算機,平時我們就有自拍的習慣(應該說是我有自拍的癖好),小妮一直是一個懂得保護自己的人,所以自拍照片或影片,她都會要求用她自己的相機或手機,如果我要發在四合院,就要由她挑選沒有露臉的相片再寄給我。

  當然我也知道小妮把這些影片藏在計算機的哪個檔案夾里,我找到了那個檔案夾,里面除了我們的自拍外,還有她之前兩任男友的親密照片,當然我也看到了我想找的她跟阿文的影片。

  打開第一片,是在阿文的房間,小妮穿著短裙坐在阿文的床上,樣子看起來像學生一樣清純。

  阿文:「你叫什麽名字?」小妮害羞的說:「唉呦!我叫小妮啦!」阿文:「今年幾歲?在哪里工作?」小妮:「我今年29歲,在XX出版社工作。」這在搞什麽?把我女友當A片女星喔?

  阿文:「有男朋友嗎?」小妮:「嗯……」阿文:「他知道你在干嘛嗎?」小妮:「討厭!他當然不知道……不要問了……快來做吧!」阿文:「那我是誰?」小妮:「你是老公嘛!」阿文:「那我們現在要做老公、老婆要做的事喽?」小妮:「嗯∼∼」阿文跟小妮就開始熱吻起來,小妮的手主動幫阿文解開皮帶,兩個人忘情地邊吻邊一件件的把衣服脫掉,他們倆慢慢地就變成了69的姿勢,互相幫彼此吸吮著……小妮:「阿文∼∼我想要了,快干我!」阿文把小妮擺正,挺著他的大陽具一下就送進小妮那緊實的小穴。小妮的喘息聲配合著阿文的抽插,小妮那美麗的臉龐及散亂的頭發,看著看著我也都硬了起來。

  影片片長大概快一個小時,我慢慢地看,那一片阿文射了三次,我心中暗自歎了一口氣,我最多也只能跟小妮連續做兩次,看來小妮會愛上阿文的那根也是情有可原。

  看完了第一片,打開第二片,居然還是一樣的場景,只是他們似乎是剛洗過澡休息過。

  阿文:「小妮,我們再來吧!」小妮擺出很驚訝的表情:「你還可以嗎?」阿文輕輕壓著小妮的頭往他老二上靠:「跟你做的話,幾多次都沒問題!」小妮開始主動地幫阿文口交,她看起來十分享受這場馬拉松式的性愛。這部片也接近快四十分鍾,小妮到最后已經似乎有點不省人事,我對阿文也只有贊歎可以形容。

  另外的幾部自拍影片,大部份都是在汽車旅館,一部全身穿著紅浴袍,眼睛還蒙著。還有一部是深夜在海邊拍的,畫面不是很清楚,但看得出來小妮全身都脫光,脖子上好像戴了一個像頸煉的東西(后來知道那是SM的道具),阿文還從后面拉著連結在頸煉上的鐵鏈……這連我都沒玩過,原本擔心這樣會不會傷害到小妮,但看起來只是情趣,小妮也玩得樂在其中。

  我看這些影片,看著看著天也快要亮了,這時候小妮開門進來,她十分驚恐的說:「你……怎麽會在這?」跟著看到我在看影片,她就哭了。

  小妮哭著說:「對不起!我……」我一看見她哭就心軟了,其實我本來也就沒有太責怪她,誰要我找她去玩3P的!

  我抱著她原本不發一語,但她衣服上濃濃的精液味道,我的妒火也還是升起來了。

  「你的決定是什麽?」我板著臉孔說。

  「我……」小妮抽搐著。

  「你要離開我跟他在一起嗎?」我問。

  「不……我不要……」小妮哭喊著。

  「你愛上他了嗎?」我說又問。

  小妮沈默了一會:「我想我是愛上他了……但我還是很深愛你,即便你不要我了,我想我以后也不會再跟他見面了。」聽到小妮這麽說,說實在的,我還真有點感動,她這種同時愛上兩個人的感覺,我相信大家也都有過,有時候甚至會在心里想,爲什麽不能同時兩個都在一起呢?就像我最近也在爲漸漸愛上阿芝而煩惱,那也不代表我不愛小妮了。

  「有你這句話就夠了……我也有錯,所以我不會怪你的。」我說,小妮把我抱得更緊了。

  「我也不會阻止你再去跟阿文見面,不過不能再瞞著我,只要你覺得你對我的愛不會改變,你就放心地去找他吧!」說巧不巧這時候阿文的電話來了,小妮滿臉驚慌,但我握著她的手要她接,沒關系。

  小妮緊張的接了電話,聽到電話那頭阿文說:「老婆∼∼有安全到家嗎?」「嗯……阿文……我男朋友現在在我這……」小妮說。

  「我跟他說。」我說。

  小妮猶豫了一下,把電話拿給我。

  「阿文兄,是我。」我說:「我不知道你對我女友是不是真心的,但她其實還滿喜歡你的,不過我不會把她讓給你。我只有一個要求,你只要能不傷害到她的身體和心理,如果你能保證做到這點,我也不會阻止你們見面的。」阿文跟我說了很多,他也說他絕對會保護小妮的,后來我們甚至相約再一起出來見見面。

  挂完電話后,小妮還是哭著說對不起,但我安慰他后就要她趕快去洗澡。我們相約隔天一起請假,去看看電影散散心,她心情才緩和許多。

  她盥洗完后,我們躺在床上聊天,我問她她是怎麽跟阿文聯絡上的?小妮說我們第一次跟阿文3P回來后,她發現我之前送給她的發夾不見了,所以她就主動打電話給阿文,請阿文幫她找一下,后來在阿文的房間找到,就相約在台北市請阿文拿給她。小妮說她不跟我講,其實也是心里有某種期待。

  那一天阿文找她上Motel,小妮沒拒絕,之后就有了這一連串出牆的行爲……我慢慢地跟小妮聊,老二也越來越硬,小妮一邊說一邊搓揉著我的老二。小妮像說故事一樣說著和阿文在海邊打野炮的情境,那里十分空曠,可以盡情地喊叫,阿文還要她全裸在海灘上爬,好像遛母狗一樣,她感覺到很羞恥。小妮也答應我下次會跟我玩一次這種。

  小妮也講到今天晚上跟阿文的朋友做,事先她都不知情。我問她有沒有拍下來?她害羞的點點頭,從包包里拿出相機,我們就躺在床上看著影片。在陽台上小妮上半身全裸賣力地幫阿文的朋友口交,看起來拍的人是阿文。我想到這時候應該是我和阿芝在樹林里做的時候吧,這我當然沒有跟小妮說。

  小妮正在幫胖子口交,小鋒和另一個人四只手不停在小妮身上遊走,到后來四個人把四根老二都湊到小妮的面前,看小妮手忙口亂地一邊吸一邊打槍。

  阿文一邊拍一邊問:「小妮,誰的比較大呢?」小妮停了下來,表情真的很認真地在比較,「你們要排好,不然我怎麽比呢?」她說。

  影片中小鋒跟阿文算是前兩名,小鋒比阿文還要長1到2公分吧!

  「小鋒是第一名、老公第二、阿力第三,小胖是最后一名喽∼∼」「那我們要頒獎給小鋒,獎品就是小妮∼∼」阿文說。

  「老公,不要鬧啦∼∼我不要跟別人做啦!」小妮說。

  「不想試試看小鋒的嗎?說不定你這輩子都遇不到這麽大的喔!」阿文說。

  一看到小妮在猶豫,小鋒馬上脫光衣服就吻了上去。小鋒的身材還真不是蓋的,小妮應該沒被這樣肌肉擁抱過吧!小鋒一下就把老二送了進去,其它兩個人也沒閑著,胖子老二塞入小妮嘴里,影片看起來就像四條肉蟲堆棧在一起。后來胖子趁小鋒拔出來,出其不意就又接上把老二插入小妮的小穴。

  小妮說那胖子看起來好惡心,但她那時也沒力氣推開他,只好隨他干了。小妮看著影片突然害羞地躲進棉被里,掏出我的老二開始吸吮。

  「你不累嗎?」我溫柔地摸著她的頭發。她可能想補償什麽吧!搖了搖頭。

  「你今天這麽晚回來,到底做了多久啊?」我問。

  「我說了,你不要生氣喔∼∼」小妮小心翼翼地說。

  原來后來阿文的朋友又找其它朋友相約小妮到汽車旅館,我看到影片差點沒昏倒,看起來應該有六、七個全裸的男人包圍著小妮,整個氣氛只能用淫亂來形容。小妮滿臉及身上都是精液,整個人像癱瘓一樣,男人一個上完換一個。小妮說她也沒辦法知道自己到底做過了幾次,中間也有一度失去意識,但最少有二十次以上吧!剛剛送他回來的不知名男子在車上又把她奸了一次,不要懷疑,小妮是這樣說的。

  我很體恤小妮,今天她實在太辛苦了,怕她下面會疼痛,所以就把我自己的老二收起來,要她趕快休息。不過小妮說,因爲他們都有塗一些潤滑劑之類的東西,所以並不會太疼痛,她也想補償我,所以我們就又做了一次才睡覺。

  (四)阿芝星期四晚上8:00,地點在我們公司樓上的一間空置辦公室大樓,這層樓面積非常大,大概有一至二百坪,已經幾年沒出租出去,黑漆漆的樓層面對著落地窗,看得見路上熙熙攘攘的人潮及車輛。阿芝雙手扶著玻璃窗,而我正從后面不斷地抽插著她,阿芝也正努力地不叫出聲來,但一想到樓下還有一些加班的同事,以及常常巡邏的大樓管理員,我的老二就被刺激得特別堅挺。

  自從從北海岸回來后,我和阿芝時常在上班時間就找盡辦法做愛,有時候在廁所、有時候在會議室,雖然很刺激,但是如果被同事知道或看見,那也不是什麽好玩的事。

  「明天下班,我們去買一下要去花蓮玩的東西吧?」我一邊抽插她,一邊問道。

  「我……明天晚上要跟我那個……談拍婚紗的事……」阿芝斷斷續續的說。

  阿芝下個月就要結婚了,我心中已經很不是滋味,聽到她這麽說,心中妒火就燒得我更難受。

  「不可以……不可以把衣服脫掉……」阿芝用她嬌喘的聲音說著,但我想她應該知道我心里不好受,所以她也沒有反抗我脫她的衣服。

  我把老二拔出來,將她套裝的扣子一顆顆的解開,脫掉她的胸罩、窄裙,沒一會她就已經變全裸了。這層樓雖然沒有燈光,但全裸的阿芝趴在玻璃窗上,只要對面大樓辦公的人仔細看還是看得見的,看著這麽修長的腿及這麽美的胴體,我就更賣力地動起來,雙手也不斷地搓弄著阿芝的胸部。

  這時突然聽到有人走進來的腳步聲,我和阿芝也嚇了一跳,我們馬上退到柱子后面。進來的是我們公司兩個新進的年輕同事小強和阿明,他們邊走邊聊天,我們來不及拿阿芝的衣服,只好躲在柱子后面等他們離開。

  我抱著全裸的阿芝,微微的光照在阿芝的臉上,我看見她對我做了個鬼臉,大概是因爲還有點安全,阿芝突然調皮起來,她的手開始撫摸著我那還留在外面的半軟老二,摸著摸著她蹲了下去,剛剛才進去過阿芝小穴的老二,阿芝一口就全吃進口里,老二上分泌出的精液及阿芝的愛液,被阿芝仔仔細細地舔著。

  旁邊的同事一定想不到,辦公室里的女神,現在正全裸的在他們旁邊吃著我的老二。他們越聊越久,后來話題居然轉到阿芝身上。這兩個同事都是70幾年次的年輕小夥子,和阿芝差不多年紀,我雖然不是他們的主管,但也算是前輩,所以平時他們看到我都還是很客氣的。

  「你今天有沒有看到阿芝啊?她今天襯衫上面扣子沒扣,有夠性感的,我找機會故意跟她講話還可以看到她的乳溝,我看她也是個騷貨吧!」小強說。

  「如果能干一次她,那此生就無憾了。」阿明感歎的說。

  我心中竊笑,你們看到乳溝就爽成這樣,我現在可是被她含著爛鳥呢!

  我看到阿芝眼神往上看我,心想也不知道那兩個同事要聊多久,我就輕輕把阿芝扶起來轉過身,摸了摸一下她的小穴,居然還是濕的,我輕輕的把我堅挺的老二從后面插入,阿芝身體緊縮了一下。我慢慢地抽動,聽著旁邊的同事還在聊著阿芝的事,我開始加快速度,阿芝這時忍不住發出了一點聲音……「誰在那?」阿明說。

  他們兩個走了過來,我和阿芝當場傻在那里,阿明和小強看到全裸的阿芝和我,也驚訝地張大了嘴巴。阿芝馬上用雙手遮住胸部及下面,躲到我的身后。

  「你們不要多事,快離開吧!」我說。

  其實在我們的工作環境中,像這樣亂搞男女關系的事情經常聽到,很多長官和女部屬搞婚外情也是傳聞不斷,但像我們這樣直接做愛被抓到的應該不多吧?

  阿明和小強雖然看起來很吃驚,但他們馬上就反應過來,做我們這種工作,談判能力強和爭取自身利益是最基本的特質。

  「前輩,你這樣做不對吧?阿芝馬上要結婚了,如果傳出去很不好吧!」阿明說。

  「阿明,我想你也應該知道這件事影響很大,相信你們不會亂講的,就算你們講了,我也會全力否認。以我在老板面前的影響力,你們也不想影響自己的前途吧?」我威嚇著他們。現在工作難找,以他們這些社會新鮮人來說,穩定的工作對他們來說應該是最重要的吧!

  我讓阿芝先把衣服穿上,把他們兩個帶到另外一邊談判。

  「前輩你說得沒錯,這件事我們應該要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我們也不敢跟工作過不去。」阿明說:「但是我有一個要求,我們都是男人,你應該也知道我們想要什麽吧?」雖然我並不介意跟別人分享女人(不是不介意,應該說是喜歡跟別人分享女人),但這件事卻讓我很猶豫不決。

  「只要你們不說出去,我什麽都可以答應你們。」這時候阿芝穿好衣服走過來。

  阿芝雖然平常很小女人,但她遇到事情也是相當果決的。

  「但我有一個條件,不能隨時隨地要求,我們可以約個時間,而且不能破壞影響我的生活,另外他都要在場。」阿芝指著我說。

  「我們接受!!但我們希望今天就可以……」阿明說。

  面對這樣的談判結果,其實我心里還滿興奮的,但外表還是必須裝得很生氣。從剛剛看到阿芝的裸體起,我就覺得他們下面開始鼓鼓的,果然已經忍不住了!

  因爲一般Motel都沒有辦法容納這麽多人,所以后來我們選擇了阿芝的家。我開車載著四個人去到阿芝的公寓,今天阿芝父母都不在,他未來老公上班時間也不會來她的住處。

  進了阿芝的公寓,是個普通的公寓,阿芝的房間不算大,擠四個人也還算是小了點。一到家阿芝就先去洗澡,我和阿明、小強就在客廳坐著,其實阿明和小強只比阿芝小一兩歲,平常也都常玩在一起,並不是什麽難相處或使壞的人,而且遇到這樣的好機會,誰都想要好好把握,所以我對他們並不會反感。

  坐在客廳里,我們面面相觑,彼此東看西看的,氣氛很凝重,我受不了這氣氛就站了起來,顧不了這麽多走進浴室,我脫了衣服就跟阿芝一起洗了起來。

  「真的沒問題嗎?」我問。

  「只要能維持現在的關系,做個愛我並不介意。在我前一個公司,我也被當時的主管求愛過,我也答應他了,有時候作一些的犧牲是必要的。」阿芝說。

  「既然這樣,等下就好好享受吧,說不定以后他們會是你不錯的炮友喔!」我笑嘻嘻的說。

  「哼!討厭∼∼」阿芝輕輕的捶著我的胸。

  我把嘴吻上了阿芝粉紅的嘴唇,兩人一邊洗一邊擁吻。剛剛進來的時候,我就沒有把門關上,阿明和小強兩個人就在門口看著。

  「別看了,進來一起洗吧!」阿芝說。阿明和小強聽到好像接獲喜訊般,馬上把衣服脫個精光,跑了進來,不過浴室實在太小了,幾個堅挺的老二都還會互相碰到。

  洗完澡,大家把身體擦干后,我和阿明就把客廳的小桌子搬開,地上鋪上了墊子,客廳空間較大,大家打算在客廳來個瘋狂雜交派對。

  這時客廳的電話響了,「喂!老公……我到家了……」阿芝圍著浴巾聽著電話。我看得出阿芝臉上的表情很爲難,但她又不能不在我們面前用肉麻的語氣跟她老公說話。

  我從后面抱住了阿芝,阿芝輕輕「啊」的叫了一聲,「沒事沒事……剛剛好像看到蟑螂……」阿芝說。

  我把阿芝的浴巾拿掉,把她放在客廳的墊子上,阿芝的電話還在講著……這時她身邊有著三個老二翹得老高的全裸男人,大家都像欣賞藝術品般看著阿芝的裸體。

  我趴下吸吮著阿芝的小穴,阿芝說話的聲音開始有點急促,但她老公不停跟她講著婚禮要準備的事情。我揮了揮手,要小強和阿明一起來,他們的眼睛好像要噴火似的,不敢相信每天在辦公室里朝思暮想的女神,今天居然可以一償宿願了。

  兩個人一人一邊的舔著奶頭,阿芝人像要爆炸一樣,不停地扭動伸張,她的話也越來越聽不懂。

  阿芝努力強忍著顫抖的聲音:「老公,我沒事,只是今天報告時說太多話,聲音有點啞啞的……我也很想你啊……討厭……也想你的小弟弟嘛……」聽到阿芝和她老公調情,我不知道怎麽著就是很不是滋味,馬上舉起我的老二,瞄準阿芝濕透了的小穴插了進去!

  「啊∼∼老……老公,我不說了……我……我還在煮東西,明天再……再聊吧!晚……晚安!我……愛……你!」阿芝說完馬上就把電話挂了。

  「啊∼∼啊∼∼好舒服……啊∼∼」阿芝似乎獲得了解放一般,大聲瘋狂的叫著,和阿芝做愛以來還沒看過她這麽放蕩的樣子。

  我不斷地抽插,阿明和小強努力地舔遍了阿芝的全身,小強還吻上了阿芝的嘴,看著兩條舌頭不斷地相互觸碰著。阿明推開小強,把自己的老二塞進了阿芝的嘴里,阿芝也賣力地吃著阿明的老二。

  沒一會兒我射在保險套里,小強看我離開,馬上補上我的位置……就這樣大家輪流地上著阿芝,阿明還把精液全射在阿芝臉上,我都還沒這樣做過,不過阿芝似乎也享受到了真正的高潮。也就不打算計較這麽多了。

我們找個男生加入我們好不好?」小妮:「你別想了,我才不要呢!」我:「你不覺得人生總是要試一次不一樣的嗎?」小妮:「但是這樣很怪吧?而且我對另一個人又沒有感覺。」我:「那就讓你挑嘛!你想找誰呢?以前的男朋友、暗戀的人或現在的同事呢?」小妮:「現在想不出來,以后再說啦!」她就是這樣敷衍我,草草結束這話題,但我之后也陸陸續續跟她提,但她都沒什麽太大的興趣。

  有一天,我們兩個都請一天假,計劃要到北海岸遊玩。一大早我就開車出發去接女友,那天天氣很好,女友穿一件無袖的白色T恤加上一件超短的荷葉蛋糕裙,再戴一頂粉紅色的帽子,路上的人都把目光移到她身上。

  一上車她就跟我抱怨:「這條裙子太短了啦,材質又這麽薄,有穿跟沒穿一樣,風一吹就飛起來了。」我:「才不會吧?是你多心了啦!」其實當初是我上網找很久才選定的裙子,這當然是別有用心喽!

  今天這個暴露之旅,我可是期待了很久,我們一路沿北海岸開,中途有一些景點就下車走走,女友的短裙當然是路人的焦點。當然也有到白沙灣遊泳,我們找一間付費的更衣店,女友換上了兩件式的泳裝(這當然也是我挑選的),兩件的布料都少得可憐,女友還說要剃了毛才敢穿,不然恥毛都會跑出來。

  那天人雖然沒有很多,但也不算少,記得先前四合院的影友在北海岸的海灘上做愛拍照,讓我羨慕不已,這次本來也想嘗試看看,無奈人太多,還是無法實行。我拉著女友到海里面遊泳,當天太陽很大,整體感覺還滿舒服的。

  我們到海中間相互擁抱,突然我就問她想不想裸泳?小妮先想了一下,再看看四周:「這樣安全嗎?」我:「有我在,不會有事啦!」我拿掉她的上圍,然后跟她一起脫掉泳褲,這時候我們兩個都是全裸的,四周又都有人在遊泳,感覺真的很刺激!我覺得女友也感受到這種刺激,突然主動握住我的老二,小小聲的在我耳邊說:「怎麽辦?有點想要呢!」只可惜當時的情況實在沒辦法做,后來我們再遊一會兒就上岸了。

  我們盥洗完后,就又開車到處逛逛,我這時欲火焚身,但附近並沒有什麽汽車旅館或打野炮的好地點,我想時間才下午3點,要打炮晚上還有很多時間,難得來北海岸,我們就繼續開車逛。

  這時在路邊看到有一家咖啡廳,我就提議到咖啡廳喝咖啡看海景,那間咖啡廳是一、二樓的,后面有一座小樹林,樹林再過去就是海邊。

  我們選好了二樓的位置,這時候老板兼服務生過來幫我們點餐,和他聊天知道他叫阿文,今年28歲,這家店是他自己開的,平常客人並不算太多,所以有時只有他自己一個人就可以應付得過來。

  阿文人長得很帥,身高應該有180公分,體格也不錯。在談話的過程,看得出來他一直在注意小妮,三不五時就會講些笑話逗得我女友呵呵的笑,而就我了解他應該是我女友喜歡的型。

  我:「小妮,如果是阿文,你願意3P嗎?」小妮紅著臉:「你在亂說什麽!」我:「沒關系啦!反正我等下去結帳的時候問他,如果他不願意,我們也離開了,他也不知道我們是誰。」小妮:「你說真的假的啊?」看得出來小妮有點在猶豫了,大概是剛剛在海邊的時候,她的欲望也被挑起來了。

  我:「重點是你想不想跟阿文。」小妮:「……他是可以。」小妮的聲音已經低到聽不見。

  這時我就起身,走向櫃台,阿文:「要走了嗎?」我:「是啊,多少錢呢?」結完帳后,我問:「阿文啊,你覺得我女朋友怎麽樣?」阿文:「非常漂亮喔!你真是有福氣啊!」我:「如果跟她做愛,你願意嗎?」阿文先是遲疑了一下,但馬上他的嘴角便揚起了微笑。果然阿文也是玩咖,身經百戰的他,一下就知道是怎麽回事。

  我和他聊了一下后,他就知道我有喜歡暴露女友的癖好,剛好他對我女友也非常有好感,就請我們先到三樓他的房間里等他。

  等我回去的時候,女友已經羞紅著臉不敢擡起頭,我就帶她到三樓去。一上去就可以找到阿文的房間,里面布置得很像一個大男孩的房間,整體上也非常干淨,女友也好奇地東看西看。

  我:「怎麽樣,會緊張嗎?」小妮:「這樣好嗎?」我:「我覺得阿文很不錯啊!你不想試試這樣的男人嗎?」小妮沒有說話。

  這時候阿文進來了,阿文:「我已經把店關起來了,你們要喝點什麽嗎?」又問:「小妮要先去洗澡嗎?」我:「阿文你要不要跟她一起去洗呢?順便培養一下感情。」小妮都低著頭不敢擡起,阿文主動拉起小妮的手,很溫柔地牽著小妮的手走向浴室,過沒多久浴室就傳來淋浴聲。

  我一個人在房間里很無聊的東看西看,過了一下子,我就走到浴室門邊,想看看他們在干嘛,這時候看見他們兩個在一邊淋浴一邊擁吻,我還發現小妮的手竟然握著阿文的那根肉棒,我在門邊看得血脈贲張,很想馬上掏出自己的肉棒來打。

  沒過多久他們就要出來了,我馬上坐回自己的位置,阿文很細心地替女友擦身體,看得出來他對我女友頗有好感的。

  阿文:「吳兄,那我就跟小妮開始了喔!中間有什麽得罪的地方就要請你多包涵了。」我:「不會啦!你盡量滿足我女友,但不管做什麽都要她同意喔!」小妮紅著臉:「都你們在講,都沒問過人家!」阿文:「是!是!老婆大人。」阿文輕輕的把小妮放到他那張大床上,然后那張大手開始搓揉小妮的胸部,慢慢地小妮發出呻吟的聲音。阿文一路從胸部親到小妮的下部,小妮整個身體開始扭動,今天她的反應感覺比較劇烈許多。

  我看到阿文的老二慢慢地變大,剛剛在浴室看不清楚,但現在看比我還大很多,小妮說以前和她做過的男人,跟我的都差不多大,那阿文應該是她碰到最大的吧?

  這時候他們已經換了姿勢,男下女上的互相口交,剛好小妮的臉面向我,她給了我一個鬼臉,吐了吐舌頭。看到女友在吃別的男人的老二,居然還跟我做鬼臉,心中的感覺真是百感交集啊!

  小妮:「呼∼∼阿文,深一點……」小妮似乎已經到極限了。

  小妮:「阿文∼∼我要!給我∼∼快進來!」阿文:「你說你要什麽?」小妮:「……討厭!」阿文:「不說就不進去喔!」小妮:「我要你干我,用你那粗壯的大老二干我。」阿文:「是你說的喔!」阿文將小妮翻轉過來,拿起他那根大老二瞄準小妮的穴穴挺進,大概是小妮的穴穴已經濕成一片,阿文的大老二一下就整根被吞沒了,小妮閉著眼、張大了嘴,表情看不出來是痛苦還是享受。

  看著阿文不斷地抽插著我的女友,我已忍不住掏出自己的肉棒,我把衣服脫了,挺著肉棒過去就往小妮的嘴巴塞,小妮很努力地含著我的老二,只是有時會被干得力不從心。阿文的肉棒不止粗大,還很持久,小妮被干得不知道高潮了幾次,中間一直喊:「喔……我快死了……」最后阿文終于要射了,他說:「我要射了!」小妮:「射在里面吧!今天是安全期,都給我吧!」阿文:「那有小孩我不負責喔!」小妮:「沒關系,我幫你生小孩,我自己來養。」這女人當我死了嗎?在我面前說要幫其它男人生小孩!

  阿文突然抖動了一下,我知道他射在我女友的肚子里了。這時我也忍不住射了,全射在小妮的臉上。

  阿文這時站起來,抱起全身虛弱的小妮進浴室,阿文細心地幫小妮清除身上的精液,不時還可以聽到他們的嬉鬧聲。這時已經接近傍晚了,阿文走出來后,問說要不要看夕陽?我們三個就全裸的走到二樓餐廳。

  小妮全身上下只穿高跟鞋而已,不知怎麽了,這樣的裝扮我馬上又硬了,我小小聲的跟小妮說:「我又硬了哎!」小妮卻跟我說她才剛做完,想休息一下。

  我們走在二樓餐廳,阿文帶我們到陽台上,雖然是在戶外,但不容易被別人看見。阿文抱著小妮看夕陽,大家有說有笑的,只是看著他們像一對情侶一樣,我心里真有點不是滋味。

  阿文邊聊著,手又開始往小妮的胸部及下體遊走,我看小妮的手也在玩弄著阿文的老二。漸漸地他們又開始接吻起來,后來阿文幫小妮口交的時候,小妮甚至用手壓著阿文的頭,要他吃得深一點,整個人已經進入了情欲的世界了。

  這時阿文拉起小妮,讓他穿高跟鞋翹高屁股,從后面插入,只聽見小妮開始瘋狂地呻吟。阿文邊干邊慢慢地將小妮推向陽台邊,這時路邊的人或汽車如果有往這方向看過來,就可以看到我女友全裸的被從后面抽插著。

  小妮一開始還說:「不可以……會被看到……」但后來被干到整個人發狂似的吟叫,也不在乎會不會被別人看到了。后來阿文要射了,又全部射到小妮的肚子里,不知道這次回去小妮會不會懷孕?

  經過下午瘋狂做愛后,晚上阿文留我們在餐廳吃晚餐。阿文想留我們過夜,但時間上的關系我拒絕了,阿文只好要求最后一次做愛,小妮沒經過我的同意,就跟阿文進房間又做了一次。

  在回去的路上,我問小妮:「你會離開我跟阿文嗎?」小妮很吃驚,說才不會,會跟阿文做也是因爲我,雖然阿文做愛的技巧很好,但這無關感情的。聽到她這樣說,我也就放心了許多。

  事后阿文陸陸續續還有打電話給小妮,我后來也發現小妮有背著我偷偷跑去北海岸找阿文。但我相信小妮,我就跟她說,她要去找阿文可以跟我講,我會讓她去找他。看來我女友應該是愛上了別的男人的肉棒了。

  自從在北海岸跟阿文做過后,小妮就漸漸變得很開放,做愛時不但會主動脫我的衣服,掏出我的老二吸吮,有時候還會在公共場合就想要跟我做。小妮這樣的轉變我當然是很高興,只是這次居然自己叫出阿文的名字,自從那次回來后,我們已經很久沒有聊到這個人了。

  「阿文!用力一點∼∼干我∼∼干死我∼∼」我一邊抽插她一邊問:「妮,你剛剛怎麽叫阿文的名字,你在偷想他的老二喔?」小妮愣了一下:「人∼∼人家∼∼是故意的嘛∼∼你不是喜歡我叫別人的名字嗎?啊……阿文快干我∼∼快干死我……」確實她這樣講,我整個人就興奮起來,馬上把她修長的雙腿放在我的肩上,用我堅挺的老二瘋狂地抽插她。

  「阿文∼∼我愛你∼∼愛死你的大老二了∼∼我不行了……快死了……」經過猛烈的抽插后我也不行了,在快射的時候我把老二抽出來,打算把所有的精液都噴在小妮的臉上。就在這個時候小妮突然坐起來,抓著我的老二就往嘴巴放,在要射出了的瞬間手口並用真的是無法言語的爽,一下子我濃稠的精液就全射進了小妮的嘴里,小妮不但全部吞下,還慢慢地舔著我老二和馬眼,好像在品嘗什麽美食一樣。之前小妮從不願意讓我射在嘴里,今天突然的改變也讓我摸不著頭緒。

  小妮:「北鼻,我先去洗澡喔∼∼明天晚上我要跟以前同學聚餐,所以會晚點回家。」我:「你最近怎麽這麽忙啊?常常加班,還要聚餐什麽的,下個月不是還要去日本出差?」小妮撒嬌說:「沒辦法!最近有新書要出版嘛∼∼這陣子忙完就可以好好陪你了。」小妮說完親了一下我的額頭,就去洗澡了。

  當我一個人待在小妮的房間時,看見了她的記事本放在桌上,隨手就拿起來翻翻。其實跟小妮交往三年,她一直非常愛我,記得熱戀的時候她會把我們做愛的日子在筆記本上做一個愛心的小記號,我翻著他的記事本,依舊可以看到這個愛心的記號,不過奇怪的是最近這兩個月卻多了個小太陽的記號,仔細去想想這些日期,都是她跟我說有事的日期。

  我心中起疑,拿起了她的手機,看她的通話記錄,大部份都是我認識的人,但有一個wen今天剛跟她通過電話,我馬上就知道是阿文,打開了簡訊就看到阿文傳給她的簡訊。

  「老婆:

  星期三晚上九點,我的餐廳見喔,記得要穿那件來喔!

  老公」星期三不就是明天嗎?小妮居然背著我還有跟阿文聯絡!但奇怪的是,我並不生氣她跟阿文有聯絡,生氣的是她居然不跟我說。

  我打開了小妮的計算機,平常我並不常來她家,幾乎也不會用她的計算機,我直接找MSN的曆史對話記錄,找著找著看到一個wenxxx,就拿了隨身碟把數據拷貝下來,我關上了計算機,把一切都恢複原狀后又坐回床上。

  沒過多久小妮洗好澡了,她只包著浴巾,樣子和之前一樣的性感,我只跟她說我明天要上班,所以要先回去了,她也沒有覺得有什麽奇怪,一樣抱著我跟我撒嬌,送我出房門,我心里卻盤算明天要到阿文的咖啡廳去看看。

  回到家后,我馬上打開計算機,看看他們到底在聊些什麽,這里我就大概截錄其中內容,不打上他們的ID,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小妮:你昨天真壞,弄得我今天上班都腰酸背痛的,昨天還把人家壓在玻璃窗上,人家被你干的樣子都被路上的人看光了……阿文:嘻嘻∼∼反正你又不是我女朋友,而且我覺得你被人看到,好像會更興奮呢!真是個小騷貨……小妮:哼!我不是你女朋友,那你還叫我老婆,你老婆是騷貨,你就這麽高興……阿文:我就是喜歡騷貨,碰到騷貨我就會特別賣力,你不就會很舒服……小妮:人家當然是很舒服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的那個是我碰到過最大的。

  (羞)阿文:那是你見過得太少,我的朋友當中還有人比我的還大喔!

  小妮:比你大喔……真恐怖,如果那種怪物塞進我那里,我那里一定會壞掉的……阿文:下次要不要找我朋友試試?

  小妮:哼!你別想,人家跟你就已經夠對不起我男朋友了……這娘們居然還知道對不起我!那些對話內容幾乎都是這種淫聲穢語,第一篇MSN的時間是在我們從北海岸回來后的兩個禮拜,從中大概可以推算,回來后他們至少見過五、六次,幾次是小妮到北海岸找阿文,幾次則是阿文來台北跟小妮去汽車旅館,而這一切我居然都被瞞在鼓里。

  隔天上班都沒心思在工作上,一直在想著這問題。這時部門同事阿芝似乎看出我有心事,就走過來陪我聊聊。

  我先介紹一下我的工作,我在金融公司當業務,我們這種業務平常是可以外出的,算是比較自由的工作。我們公司有一個女同事叫做阿芝,她今年27歲,168公分,B罩杯,皮膚很白,胸部一樣不算大,但也是高挑型的美女(跟小妮同型),辦公室觊觎她的人一堆。

  她有一個固定的男友而且打算兩個月后結婚,但是不知道怎麽搞的,她對我很有好感,有一次部門去夜店玩,那天可能是她喝多了,她就對我透露說我是她理想中的伴侶,太晚認識我讓她覺得很沮喪。

  那一天小妮也有去,但小妮並不知道我和阿芝那一天接吻了。之后阿芝沒再提起這件事,也不知道她自己還記不記得有說過這些話,但我們的關系卻越來越暧昧,除了肉體沒發生關系外,我們彼此之間的關心已經有點像是情侶了。

  阿芝笑咪咪的說:「嘿∼∼你怎麽了呢?看你今天都心事重重。」我看了看她,就把小妮可能劈腿的事跟她說,不過只跟她說我看到簡訊,沒跟她說3P及MSN的內容。

  阿芝:「你不要擔心嘛,說不定不是你想的那樣呢!」我:「我晚點想去北海岸一趟。」阿芝:「你要冷靜點喔!要不要我陪你去呢?」阿芝很關心的對我說。

  我:「你可以嗎?」其實她並不知道我除了冷靜以外,還有點興奮呢!而且可以利用女生同情的心理,嘿嘿,一舉數得……事后也證明我是對的。

  阿芝:「今天我沒跟男朋友約,所以可以陪你去。」我:「嗯,謝謝你!」我心里還滿高興的。

  我們下班時間都比較晚,我跟阿芝買了點晚餐,大約晚上八點從台北出發,一路上阿芝都陪我有說有笑,還喂我吃晚餐,就像男女朋友那樣,大概是阿芝怕我心情不好吧!但跟阿芝這樣的美女一起夜遊北海岸,而且自己的女友正準備要被別人的大雞巴插,整個心情是很興奮的不可言語,不過千萬不能被阿芝看穿。

  就這樣慢慢地開,加上路上有點塞車,大約快晚上十點才到阿文的店。晚上的北海岸街道是非常安靜且黑暗的,我和阿芝先將車停在路邊,再走到阿文的咖啡廳前,咖啡廳一樓沒開燈,只有二樓和三樓有微薄的燈光。

  我帶著阿芝繞到了咖啡廳后面,后面是一座小樹林,我們走到一棵樹下往上看,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陽台(就是之前小妮跟阿文做愛的那個陽台),但是從陽台看下來因爲太暗,不一定看得到我們。

  陽台上有三個男人在聊天喝酒,他們似乎喝醉了,說起話來很大聲。這三個男人有一個跟阿文的身材很像,但更結實,有點像軍人;有一個就有點胖壯,長得有點其貌不揚,另外一個瘦瘦高高的就比較像普通人。

  「阿文帶他的炮友到三樓打炮已經半個小時了,什麽時候才下來啊?」像軍人的男人說。

  「他的那個炮友長得實在好正喔∼∼看得我都受不了,反正是炮友,也讓我們嘗嘗嘛!」胖男人說。

  阿芝看了看我,主動牽起我的手,似乎擔心我受不了。

  「好啊!只要我老婆同意,就讓你們干喽∼∼」阿文從咖啡廳里走出陽台,看得出來他有點醉了,都走不穩,小妮扶著他走出。

  小妮:「你不要亂說話啦∼∼」小妮穿著一套上半身是馬甲、下半身黑色短裙加上吊帶襪的服裝,臉色有點紅潤,加上頭發有點淩亂,十分性感,一看就覺得剛被阿文干過。

  「大嫂,不好意思呢!亂說話被你聽到。來,我敬你一杯。」那個胖子說。

  小妮有點爲難,但還是把酒喝了。小妮的酒量非常不好,認識她以來,她是滴酒不沾,只有一次生日的時候喝了一點,那次她馬上就不省人事。

  看得出來小妮之前應該也有喝了一點,腳步已經有一點站不穩。阿文也已經醉了,開始胡言亂語。

  阿文坐在躺椅上:「小妮,我上次說老二比我還大的朋友就是小鋒。小鋒,拿出來給小妮看看啊∼∼」阿文一邊說,一邊摸著小妮的胸部。

  原來那個像軍人的家夥叫小鋒。

  小鋒:「阿文∼∼我的哪有你大啊!我們又沒比過,你怎麽知道?」阿文:「不然干脆我們比一比,小妮做裁判,看我們四個排名的順序到底如何?」才說完,阿文就把他軟趴趴的老二掏出來。小妮低著頭,雖然天色很暗,但猜想得出來臉一定很紅。

  阿文拉著小妮的手握在他的老二上搓揉,小妮嗔說:「才剛做完,休息一下啦!」阿文:「你們也把褲子脫掉啊!」其它三個人竟然好像說好的一般,馬上就把褲子脫掉了。

  胖子:「阿文,這比賽是你提議的,但你有人幫你搓大,我們都沒有,不是很不公平?」阿文看著小妮:「老婆,那怎麽辦啊?」小妮害羞地說:「我怎麽知道怎麽辦?」阿文:「不然就由你來幫我們都弄硬,你是裁判嘛!」小妮應該是喝了酒后整個情欲都起來了,小妮望著其它人的老二一會兒,先往小鋒的老二抓去,因爲距離很遠,不能很確定是不是真得很大,但從小妮的反應有點愣住,應該是真得很大。

  慢慢地小妮的雙手已經各自抓了一根老二,開始輪流搓弄在場的四根老二,整個氣氛也開始淫蕩起來。小妮一邊搓弄,阿文也一邊把她的馬甲給脫掉,小妮的胸部一露出來,其它人的老二馬上達到最堅挺的狀態,阿文馬上就提議四個人坐在躺椅上,由小妮用嘴巴量老二的長度,看誰的能插到喉嚨最深處。小妮蹲下去后就被擋住,我和阿芝也看不見了。

  阿芝握著我的手,有點顫抖,她似乎沒想過也沒看過這樣的畫面,看得出她有點不知所措。我把她轉了過來,她頭發散發出令人淡淡的香味,我把她的臉擡起吻了下去,她沒有反抗,我把舌頭伸入阿芝的嘴里,她也熱情地用舌頭回應著我。

  這時候開始聽見小妮的喘息聲,應該是已經做起來了吧!我的手開始在阿芝的身上遊走,一手把她襯衫的扣子一顆顆的解開,一手把自己的老二掏出來,因爲剛剛的情緒醞釀很久,我馬上把阿芝轉過身,她雙手扶著樹,我把她的套裝裙往上拉,脫下她的內褲,不管三七二十一,老二一挺就插了進去。

  全根盡沒時,阿芝忍不住叫了一聲,但她馬上就摀住自己的嘴巴。但我不知道是醋勁大發還是很興奮,我不斷地用力抽插,根本不管阿芝會不會叫出來,看她似乎很努力地忍住,但上面的小妮已經開始胡言亂語地叫了起來。

  小妮:「好棒∼∼好舒服……小鋒,用力一點。」阿文:「就跟你們說這馬子很棒吧?」小妮:「哼∼∼你……怎麽……怎麽這樣跟……跟你朋友說……啊∼∼」他們這些淫聲穢語,讓我很快就繳了械,我跟阿芝把服裝清理一下準備就要走了,再擡頭看,小妮已經被推到陽台上,全身上下只剩下吊帶襪跟高跟鞋,表情恍惚,前后都各有一個男的,那個死胖子從后面抽插著小妮,如果不是這種機會,以那胖子的樣子,怎麽能干到這麽美的美女?

  后來我就開車帶著阿芝回台北,路上她又向我表明她的心意,我跟阿芝說我很喜歡她,但我已經打算跟小妮在一起一輩子,這次這件事等我處理好有個結果再說,阿芝也同意。后來我們再上了一次汽車旅館,好好的做了一次,我才送她回家。

  淩晨二點鍾,阿芝輕輕吻了我一下,回頭就進入了她家的公寓。想起小妮,再看著阿芝背影,我也開始有點迷惘,心里到底愛誰比較多?

  我獨自坐在車里還是會擔心小妮的安全,拿起了手機打給她,電話已經進入語音信箱。我開車到了她家,看見她家客廳的燈還亮著,就直接上樓。

  「咦∼∼是你喔?怎麽這麽晚啊?小妮沒跟你一起回來嗎?」開門的是小妮的姐姐。

  「她跟朋友聚會,會晚一點。沒關系,我到她房間等好了。」我說。

  進了小妮的房間,我打開了她的計算機,平時我們就有自拍的習慣(應該說是我有自拍的癖好),小妮一直是一個懂得保護自己的人,所以自拍照片或影片,她都會要求用她自己的相機或手機,如果我要發在四合院,就要由她挑選沒有露臉的相片再寄給我。

  當然我也知道小妮把這些影片藏在計算機的哪個檔案夾里,我找到了那個檔案夾,里面除了我們的自拍外,還有她之前兩任男友的親密照片,當然我也看到了我想找的她跟阿文的影片。

  打開第一片,是在阿文的房間,小妮穿著短裙坐在阿文的床上,樣子看起來像學生一樣清純。

  阿文:「你叫什麽名字?」小妮害羞的說:「唉呦!我叫小妮啦!」阿文:「今年幾歲?在哪里工作?」小妮:「我今年29歲,在XX出版社工作。」這在搞什麽?把我女友當A片女星喔?

  阿文:「有男朋友嗎?」小妮:「嗯……」阿文:「他知道你在干嘛嗎?」小妮:「討厭!他當然不知道……不要問了……快來做吧!」阿文:「那我是誰?」小妮:「你是老公嘛!」阿文:「那我們現在要做老公、老婆要做的事喽?」小妮:「嗯∼∼」阿文跟小妮就開始熱吻起來,小妮的手主動幫阿文解開皮帶,兩個人忘情地邊吻邊一件件的把衣服脫掉,他們倆慢慢地就變成了69的姿勢,互相幫彼此吸吮著……小妮:「阿文∼∼我想要了,快干我!」阿文把小妮擺正,挺著他的大陽具一下就送進小妮那緊實的小穴。小妮的喘息聲配合著阿文的抽插,小妮那美麗的臉龐及散亂的頭發,看著看著我也都硬了起來。

  影片片長大概快一個小時,我慢慢地看,那一片阿文射了三次,我心中暗自歎了一口氣,我最多也只能跟小妮連續做兩次,看來小妮會愛上阿文的那根也是情有可原。

  看完了第一片,打開第二片,居然還是一樣的場景,只是他們似乎是剛洗過澡休息過。

  阿文:「小妮,我們再來吧!」小妮擺出很驚訝的表情:「你還可以嗎?」阿文輕輕壓著小妮的頭往他老二上靠:「跟你做的話,幾多次都沒問題!」小妮開始主動地幫阿文口交,她看起來十分享受這場馬拉松式的性愛。這部片也接近快四十分鍾,小妮到最后已經似乎有點不省人事,我對阿文也只有贊歎可以形容。

  另外的幾部自拍影片,大部份都是在汽車旅館,一部全身穿著紅浴袍,眼睛還蒙著。還有一部是深夜在海邊拍的,畫面不是很清楚,但看得出來小妮全身都脫光,脖子上好像戴了一個像頸煉的東西(后來知道那是SM的道具),阿文還從后面拉著連結在頸煉上的鐵鏈……這連我都沒玩過,原本擔心這樣會不會傷害到小妮,但看起來只是情趣,小妮也玩得樂在其中。

  我看這些影片,看著看著天也快要亮了,這時候小妮開門進來,她十分驚恐的說:「你……怎麽會在這?」跟著看到我在看影片,她就哭了。

  小妮哭著說:「對不起!我……」我一看見她哭就心軟了,其實我本來也就沒有太責怪她,誰要我找她去玩3P的!

  我抱著她原本不發一語,但她衣服上濃濃的精液味道,我的妒火也還是升起來了。

  「你的決定是什麽?」我板著臉孔說。

  「我……」小妮抽搐著。

  「你要離開我跟他在一起嗎?」我問。

  「不……我不要……」小妮哭喊著。

  「你愛上他了嗎?」我說又問。

  小妮沈默了一會:「我想我是愛上他了……但我還是很深愛你,即便你不要我了,我想我以后也不會再跟他見面了。」聽到小妮這麽說,說實在的,我還真有點感動,她這種同時愛上兩個人的感覺,我相信大家也都有過,有時候甚至會在心里想,爲什麽不能同時兩個都在一起呢?就像我最近也在爲漸漸愛上阿芝而煩惱,那也不代表我不愛小妮了。

  「有你這句話就夠了……我也有錯,所以我不會怪你的。」我說,小妮把我抱得更緊了。

  「我也不會阻止你再去跟阿文見面,不過不能再瞞著我,只要你覺得你對我的愛不會改變,你就放心地去找他吧!」說巧不巧這時候阿文的電話來了,小妮滿臉驚慌,但我握著她的手要她接,沒關系。

  小妮緊張的接了電話,聽到電話那頭阿文說:「老婆∼∼有安全到家嗎?」「嗯……阿文……我男朋友現在在我這……」小妮說。

  「我跟他說。」我說。

  小妮猶豫了一下,把電話拿給我。

  「阿文兄,是我。」我說:「我不知道你對我女友是不是真心的,但她其實還滿喜歡你的,不過我不會把她讓給你。我只有一個要求,你只要能不傷害到她的身體和心理,如果你能保證做到這點,我也不會阻止你們見面的。」阿文跟我說了很多,他也說他絕對會保護小妮的,后來我們甚至相約再一起出來見見面。

  挂完電話后,小妮還是哭著說對不起,但我安慰他后就要她趕快去洗澡。我們相約隔天一起請假,去看看電影散散心,她心情才緩和許多。

  她盥洗完后,我們躺在床上聊天,我問她她是怎麽跟阿文聯絡上的?小妮說我們第一次跟阿文3P回來后,她發現我之前送給她的發夾不見了,所以她就主動打電話給阿文,請阿文幫她找一下,后來在阿文的房間找到,就相約在台北市請阿文拿給她。小妮說她不跟我講,其實也是心里有某種期待。

  那一天阿文找她上Motel,小妮沒拒絕,之后就有了這一連串出牆的行爲……我慢慢地跟小妮聊,老二也越來越硬,小妮一邊說一邊搓揉著我的老二。小妮像說故事一樣說著和阿文在海邊打野炮的情境,那里十分空曠,可以盡情地喊叫,阿文還要她全裸在海灘上爬,好像遛母狗一樣,她感覺到很羞恥。小妮也答應我下次會跟我玩一次這種。

  小妮也講到今天晚上跟阿文的朋友做,事先她都不知情。我問她有沒有拍下來?她害羞的點點頭,從包包里拿出相機,我們就躺在床上看著影片。在陽台上小妮上半身全裸賣力地幫阿文的朋友口交,看起來拍的人是阿文。我想到這時候應該是我和阿芝在樹林里做的時候吧,這我當然沒有跟小妮說。

  小妮正在幫胖子口交,小鋒和另一個人四只手不停在小妮身上遊走,到后來四個人把四根老二都湊到小妮的面前,看小妮手忙口亂地一邊吸一邊打槍。

  阿文一邊拍一邊問:「小妮,誰的比較大呢?」小妮停了下來,表情真的很認真地在比較,「你們要排好,不然我怎麽比呢?」她說。

  影片中小鋒跟阿文算是前兩名,小鋒比阿文還要長1到2公分吧!

  「小鋒是第一名、老公第二、阿力第三,小胖是最后一名喽∼∼」「那我們要頒獎給小鋒,獎品就是小妮∼∼」阿文說。

  「老公,不要鬧啦∼∼我不要跟別人做啦!」小妮說。

  「不想試試看小鋒的嗎?說不定你這輩子都遇不到這麽大的喔!」阿文說。

  一看到小妮在猶豫,小鋒馬上脫光衣服就吻了上去。小鋒的身材還真不是蓋的,小妮應該沒被這樣肌肉擁抱過吧!小鋒一下就把老二送了進去,其它兩個人也沒閑著,胖子老二塞入小妮嘴里,影片看起來就像四條肉蟲堆棧在一起。后來胖子趁小鋒拔出來,出其不意就又接上把老二插入小妮的小穴。

  小妮說那胖子看起來好惡心,但她那時也沒力氣推開他,只好隨他干了。小妮看著影片突然害羞地躲進棉被里,掏出我的老二開始吸吮。

  「你不累嗎?」我溫柔地摸著她的頭發。她可能想補償什麽吧!搖了搖頭。

  「你今天這麽晚回來,到底做了多久啊?」我問。

  「我說了,你不要生氣喔∼∼」小妮小心翼翼地說。

  原來后來阿文的朋友又找其它朋友相約小妮到汽車旅館,我看到影片差點沒昏倒,看起來應該有六、七個全裸的男人包圍著小妮,整個氣氛只能用淫亂來形容。小妮滿臉及身上都是精液,整個人像癱瘓一樣,男人一個上完換一個。小妮說她也沒辦法知道自己到底做過了幾次,中間也有一度失去意識,但最少有二十次以上吧!剛剛送他回來的不知名男子在車上又把她奸了一次,不要懷疑,小妮是這樣說的。

  我很體恤小妮,今天她實在太辛苦了,怕她下面會疼痛,所以就把我自己的老二收起來,要她趕快休息。不過小妮說,因爲他們都有塗一些潤滑劑之類的東西,所以並不會太疼痛,她也想補償我,所以我們就又做了一次才睡覺。

  (四)阿芝星期四晚上8:00,地點在我們公司樓上的一間空置辦公室大樓,這層樓面積非常大,大概有一至二百坪,已經幾年沒出租出去,黑漆漆的樓層面對著落地窗,看得見路上熙熙攘攘的人潮及車輛。阿芝雙手扶著玻璃窗,而我正從后面不斷地抽插著她,阿芝也正努力地不叫出聲來,但一想到樓下還有一些加班的同事,以及常常巡邏的大樓管理員,我的老二就被刺激得特別堅挺。

  自從從北海岸回來后,我和阿芝時常在上班時間就找盡辦法做愛,有時候在廁所、有時候在會議室,雖然很刺激,但是如果被同事知道或看見,那也不是什麽好玩的事。

  「明天下班,我們去買一下要去花蓮玩的東西吧?」我一邊抽插她,一邊問道。

  「我……明天晚上要跟我那個……談拍婚紗的事……」阿芝斷斷續續的說。

  阿芝下個月就要結婚了,我心中已經很不是滋味,聽到她這麽說,心中妒火就燒得我更難受。

  「不可以……不可以把衣服脫掉……」阿芝用她嬌喘的聲音說著,但我想她應該知道我心里不好受,所以她也沒有反抗我脫她的衣服。

  我把老二拔出來,將她套裝的扣子一顆顆的解開,脫掉她的胸罩、窄裙,沒一會她就已經變全裸了。這層樓雖然沒有燈光,但全裸的阿芝趴在玻璃窗上,只要對面大樓辦公的人仔細看還是看得見的,看著這麽修長的腿及這麽美的胴體,我就更賣力地動起來,雙手也不斷地搓弄著阿芝的胸部。

  這時突然聽到有人走進來的腳步聲,我和阿芝也嚇了一跳,我們馬上退到柱子后面。進來的是我們公司兩個新進的年輕同事小強和阿明,他們邊走邊聊天,我們來不及拿阿芝的衣服,只好躲在柱子后面等他們離開。

  我抱著全裸的阿芝,微微的光照在阿芝的臉上,我看見她對我做了個鬼臉,大概是因爲還有點安全,阿芝突然調皮起來,她的手開始撫摸著我那還留在外面的半軟老二,摸著摸著她蹲了下去,剛剛才進去過阿芝小穴的老二,阿芝一口就全吃進口里,老二上分泌出的精液及阿芝的愛液,被阿芝仔仔細細地舔著。

  旁邊的同事一定想不到,辦公室里的女神,現在正全裸的在他們旁邊吃著我的老二。他們越聊越久,后來話題居然轉到阿芝身上。這兩個同事都是70幾年次的年輕小夥子,和阿芝差不多年紀,我雖然不是他們的主管,但也算是前輩,所以平時他們看到我都還是很客氣的。

  「你今天有沒有看到阿芝啊?她今天襯衫上面扣子沒扣,有夠性感的,我找機會故意跟她講話還可以看到她的乳溝,我看她也是個騷貨吧!」小強說。

  「如果能干一次她,那此生就無憾了。」阿明感歎的說。

  我心中竊笑,你們看到乳溝就爽成這樣,我現在可是被她含著爛鳥呢!

  我看到阿芝眼神往上看我,心想也不知道那兩個同事要聊多久,我就輕輕把阿芝扶起來轉過身,摸了摸一下她的小穴,居然還是濕的,我輕輕的把我堅挺的老二從后面插入,阿芝身體緊縮了一下。我慢慢地抽動,聽著旁邊的同事還在聊著阿芝的事,我開始加快速度,阿芝這時忍不住發出了一點聲音……「誰在那?」阿明說。

  他們兩個走了過來,我和阿芝當場傻在那里,阿明和小強看到全裸的阿芝和我,也驚訝地張大了嘴巴。阿芝馬上用雙手遮住胸部及下面,躲到我的身后。

  「你們不要多事,快離開吧!」我說。

  其實在我們的工作環境中,像這樣亂搞男女關系的事情經常聽到,很多長官和女部屬搞婚外情也是傳聞不斷,但像我們這樣直接做愛被抓到的應該不多吧?

  阿明和小強雖然看起來很吃驚,但他們馬上就反應過來,做我們這種工作,談判能力強和爭取自身利益是最基本的特質。

  「前輩,你這樣做不對吧?阿芝馬上要結婚了,如果傳出去很不好吧!」阿明說。

  「阿明,我想你也應該知道這件事影響很大,相信你們不會亂講的,就算你們講了,我也會全力否認。以我在老板面前的影響力,你們也不想影響自己的前途吧?」我威嚇著他們。現在工作難找,以他們這些社會新鮮人來說,穩定的工作對他們來說應該是最重要的吧!

  我讓阿芝先把衣服穿上,把他們兩個帶到另外一邊談判。

  「前輩你說得沒錯,這件事我們應該要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我們也不敢跟工作過不去。」阿明說:「但是我有一個要求,我們都是男人,你應該也知道我們想要什麽吧?」雖然我並不介意跟別人分享女人(不是不介意,應該說是喜歡跟別人分享女人),但這件事卻讓我很猶豫不決。

  「只要你們不說出去,我什麽都可以答應你們。」這時候阿芝穿好衣服走過來。

  阿芝雖然平常很小女人,但她遇到事情也是相當果決的。

  「但我有一個條件,不能隨時隨地要求,我們可以約個時間,而且不能破壞影響我的生活,另外他都要在場。」阿芝指著我說。

  「我們接受!!但我們希望今天就可以……」阿明說。

  面對這樣的談判結果,其實我心里還滿興奮的,但外表還是必須裝得很生氣。從剛剛看到阿芝的裸體起,我就覺得他們下面開始鼓鼓的,果然已經忍不住了!

  因爲一般Motel都沒有辦法容納這麽多人,所以后來我們選擇了阿芝的家。我開車載著四個人去到阿芝的公寓,今天阿芝父母都不在,他未來老公上班時間也不會來她的住處。

  進了阿芝的公寓,是個普通的公寓,阿芝的房間不算大,擠四個人也還算是小了點。一到家阿芝就先去洗澡,我和阿明、小強就在客廳坐著,其實阿明和小強只比阿芝小一兩歲,平常也都常玩在一起,並不是什麽難相處或使壞的人,而且遇到這樣的好機會,誰都想要好好把握,所以我對他們並不會反感。

  坐在客廳里,我們面面相觑,彼此東看西看的,氣氛很凝重,我受不了這氣氛就站了起來,顧不了這麽多走進浴室,我脫了衣服就跟阿芝一起洗了起來。

  「真的沒問題嗎?」我問。

  「只要能維持現在的關系,做個愛我並不介意。在我前一個公司,我也被當時的主管求愛過,我也答應他了,有時候作一些的犧牲是必要的。」阿芝說。

  「既然這樣,等下就好好享受吧,說不定以后他們會是你不錯的炮友喔!」我笑嘻嘻的說。

  「哼!討厭∼∼」阿芝輕輕的捶著我的胸。

  我把嘴吻上了阿芝粉紅的嘴唇,兩人一邊洗一邊擁吻。剛剛進來的時候,我就沒有把門關上,阿明和小強兩個人就在門口看著。

  「別看了,進來一起洗吧!」阿芝說。阿明和小強聽到好像接獲喜訊般,馬上把衣服脫個精光,跑了進來,不過浴室實在太小了,幾個堅挺的老二都還會互相碰到。

  洗完澡,大家把身體擦干后,我和阿明就把客廳的小桌子搬開,地上鋪上了墊子,客廳空間較大,大家打算在客廳來個瘋狂雜交派對。

  這時客廳的電話響了,「喂!老公……我到家了……」阿芝圍著浴巾聽著電話。我看得出阿芝臉上的表情很爲難,但她又不能不在我們面前用肉麻的語氣跟她老公說話。

  我從后面抱住了阿芝,阿芝輕輕「啊」的叫了一聲,「沒事沒事……剛剛好像看到蟑螂……」阿芝說。

  我把阿芝的浴巾拿掉,把她放在客廳的墊子上,阿芝的電話還在講著……這時她身邊有著三個老二翹得老高的全裸男人,大家都像欣賞藝術品般看著阿芝的裸體。

  我趴下吸吮著阿芝的小穴,阿芝說話的聲音開始有點急促,但她老公不停跟她講著婚禮要準備的事情。我揮了揮手,要小強和阿明一起來,他們的眼睛好像要噴火似的,不敢相信每天在辦公室里朝思暮想的女神,今天居然可以一償宿願了。

  兩個人一人一邊的舔著奶頭,阿芝人像要爆炸一樣,不停地扭動伸張,她的話也越來越聽不懂。

  阿芝努力強忍著顫抖的聲音:「老公,我沒事,只是今天報告時說太多話,聲音有點啞啞的……我也很想你啊……討厭……也想你的小弟弟嘛……」聽到阿芝和她老公調情,我不知道怎麽著就是很不是滋味,馬上舉起我的老二,瞄準阿芝濕透了的小穴插了進去!

  「啊∼∼老……老公,我不說了……我……我還在煮東西,明天再……再聊吧!晚……晚安!我……愛……你!」阿芝說完馬上就把電話挂了。

  「啊∼∼啊∼∼好舒服……啊∼∼」阿芝似乎獲得了解放一般,大聲瘋狂的叫著,和阿芝做愛以來還沒看過她這麽放蕩的樣子。

  我不斷地抽插,阿明和小強努力地舔遍了阿芝的全身,小強還吻上了阿芝的嘴,看著兩條舌頭不斷地相互觸碰著。阿明推開小強,把自己的老二塞進了阿芝的嘴里,阿芝也賣力地吃著阿明的老二。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路過看看。。。推一下。。。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关联的小说

兩對母子的亂倫夜(上)

無線遙控跳蛋(晴) 1-4完整版

柔道服的誘惑
9253人喜欢

柔道服的誘惑

淫蕩的珮怡
14388人喜欢

淫蕩的珮怡

女中學生羞恥的更衣室(4-6)

小偉的快樂生活
10076人喜欢

小偉的快樂生活

猜你喜欢
8184 阅读
妻子的誘惑
20926 阅读
學姐與我
13658 阅读
豔獸都市6
21961 阅读
弄盡絕色百美圖-妲己
10640 阅读
女護士長肖琳和兒子小東 (下)
15683 阅读
如何戴套做愛也不影響快感
© Copyright 深夜保健室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 www.sytv.pw By
花社导航 帝王会所 她趣小屋 妖姬导航 每日导航 品色集中营 怡春院导航 抖阴导航 鉴黄中心 幺妹导航 狗妈学堂 双飞导航 可乐导航 情涩导航 黑色导航 我爱导航 丁香导航 狗不理导航 搜色吧 破解吧 搜淫鸡 调色盘 黑鲨导航 桃子Map 色狗导航 百色风车 石器导航 缘导航 地狱导航 稀有福利宝 欲天堂导航 比特人星球 熊猫巴士 性吧导航 性乐园 小猫猫导航 凹凸导航 136福利导航 樱桃福利导航 皇家导航 万博导航 蜜涩导航 七里香导航 亚马性导航 Ceo導航 9ATK导航 MOD导航 AntWay MVP导航地图 成人世界 搜福利导航 七匹狼导航 稻米导航 舔茎肛导航 猪猪女导航 淫河导航 55导航 五三发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