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衛生院裡的秘密

義烏鎮是一個歷史很悠久並且很漂亮的村莊,生活在這裡的人們都是很安逸的,一生中並沒有什麼大的抱負,只想每一天太陽升起就起床等到日落就睡覺,沒有人覺得這樣的生活是有什麼不好的。

然而後來,男人們大多數都是外出打工,留下的婦女們在家,守著那一畝三分地,守著那一幢空落落的房子,守著家裡的幾個老人。

時間久了之後,因為年輕力壯的小夥子都是出遠門,這邊的經濟就開始在走下坡路,加上村子裡面的還是有著古老的封建思想的,村子的人們都是喜歡男孩,誰家生了一個女孩子就覺得是一個很喪氣,大家普遍都是認為生女孩是為別人家生了一場,到頭來還不是成了別人家的孩子。

這種惡習不是一天能夠改變的,村長文毛現在就有三個個女兒,並且每一個女兒都是長得很是漂亮。很多人都是說孩子的基因是來源於父母,村長文毛的老婆賽金花就是整個村莊裡面第一大美女,幾乎是所有的男性在心裡面都暗暗的想去幹幹這個人。

很多人都是為賽金花感到惋惜,她這一朵鮮花是插在了牛糞裡了,但是其中的東西是很多人不能夠理解的,也只有賽金花自己清楚。

又到了一年一度村子裡面進行開大會的時候,這個習俗倒是每年雷打不動的進行著。也只有這個時候,整個村子的男人們才會更加近距離的瞧瞧這朵鮮花。

自從賽金花嫁過來,每年的大會說是在學習一些新知識,但男人們都是在看美女,看得他們心裡面癢癢的,都是真想直接撲過去,狠狠地把她揉進自己的身體裡面。

這種想法,總是侷限於想想,是沒有人想去實現的。村莊文毛是出了名的厲害角色,在整個村子裡全部都是他說了算,沒用人敢反抗他,即使有時候私底下有一些小意見,但僅僅限於大家在自家關門發發牢騷而已。

「今天又是每一天的習俗,我們舉行全村動員大會,動員我們所有的人都要學習新的知識……」

不用聽就知道是誰在上面講話,每次開會都是這一句話開場,大家都可以背出來後面要說的話,富貴一個人嘴裡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我說老頭子,你一個人在說著些什麼東西。」富貴的老婆,祥林嫂說著。

富貴不回答自己老婆的問題,繼續沈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中。

就在大家被村長在上面講的昏昏欲睡的時候,忽然一個小孩子的聲音傳來了,大家一看原來是地下空地上面不知道是哪裡來了一個小孩,哭聲特別大,把還在夢遊中的人們給拉了回來。

「這是誰家的婆娘,把娃子給帶到了這裡來,趕快抱回去喂奶子。」村長發話著。但是遲遲不見有人動,這個小孩似乎是聽到了這一句話,哭聲更加大,似乎是要把整個義烏鎮都給吵醒。

「怎麼回事,哪家臭婆娘出來壞事。」

這個時候祥林嫂站了起來說著:「村莊,這不是哪家的孩子,是剛剛從天下降落的一個孩子。」

「你個祥林嫂,可不要在這邊瞎說,什麼從天而降,儘是一派胡言。」

「你要是不信就下來看看,就知道我說的是不是真的。」

文毛從不相信這些東西,算是在他那做了好久的凳子上面起身向下面走來。一看這個孩子還真是跟村子裡的人長的不像,黑黑的皮膚,眼睛倒是挺大。

看著這個孩子的眼睛,文毛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忽的一涼,有一點怕這一雙眼睛,「既然是從天而降的一個孩子,正好在今天這個時候來到了我們的村子裡,那就你們看誰家娃少就收養了。」

說完這句話,大家你看看我看看,就是沒有一個人做聲。畢竟現在的情況不比之前,誰家收養這個孩子誰家就會無形中增加很多的負擔。

吃著賽金花的奶水,孩子就不哭了。

「村長,我看這孩子跟你金花有緣,你們家又沒有男娃,要不你們就收養了。大夥說是不是。」祥林嫂說著這句話,但是從村長的眼睛中可以看出他的不情願。

周邊的人就沒有附和著,大家已經很明白村長的意思。

「我看這樣,既然是上天賜給我們義烏鎮的禮物,我也是不能夠獨享的,這個孩子就每家住個幾天,這樣臨著住。」

在場的人沒有意見,就默許著村長的提議。為了起表率作用,這個孩子就先在村長家裡面先住段時間。

  

衛生院裡的秘密

全身躁動不堪

時間過得真是快,在義烏鎮之前那個孩子襁褓裡面的嬰兒已經是長成了一個帥小夥。因為當地人姓陳的比較多,就起名為陳二蛋。

在村子裡面,一般都是為了孩子好長得就會起一個很賤(比如說是跟雞、鴨、狗等有關的)的名字,這樣孩子就會成長的很快。

因為吃著百家飯,每一家的人都是很疼陳二蛋,覺得這個孩子沒有爹娘就會對這個孩子格外的疼愛。

也許就是這個緣故,這個孩子已經在村子裡面是一個混世小魔王,什麼都敢做什麼都是敢說。之前,在祥林嫂家裡住的時候,就把富貴給折騰死了,硬是說要跟祥林嫂住在一間房間。所以富貴是恨死了這個小兔崽子,同時對於這個小兔崽子也實在是沒有辦法。

每當夜幕降臨的時候,陳二蛋也是最寂寞的時刻。雖是吃穿不用愁,但是眼看著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都成家了,陳二蛋心裡面也是開始想著結婚,想要有一個老婆。

這個村子裡,大家都是喜歡生男孩,每一年降臨的女孩是很少的,所以很多跟陳二蛋同樣年齡的人都是在外面娶老婆進村。唯獨村長那四朵金花依舊是在家待嫁。

閒來無聊,陳二蛋就很喜歡大晚上的去戲弄一些正在睡覺的人,他已經把這當成一種樂趣,更是當成了一種習慣。

今天晚上,二蛋跟往常一下,看看哪一家的燈已經熄滅了,遠遠望去正好是村長家的燈是最早熄滅的。

聽村子裡人說,二蛋自從第一次住過村長家裡面,村長總是用各種的理由搪塞不讓二蛋去他們家裡住,不知道是為什麼原因。

因為是村長,大家都不敢多說什麼。

還沒有走進村長的屋前,二蛋似乎就是聽到了些什麼,模模糊糊的好像是男女喘息的聲音,這倒是引起了二蛋的好奇心,想走去看看究竟,看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慢慢的走進一看,面前的一切讓二蛋很是驚豔,生平第一次看見男人跟女人赤裸相對,二蛋的下面就開始有了反應,只是二蛋並不知道自己已經是有了反應。

在村莊裡面因為防護措施做的並不是很好,站在窗戶外面是可以看見裡面發生的一切,加上村子裡面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住得近就是可以聽見房事,為此這裡就會把孩子們安排到相對而言離主臥較遠的偏房住著,不想讓孩子們聽到這些不好的聲音。

從窗戶的細縫中,二蛋看見賽金花那一處上峰,雖是夜晚但是看得出是那樣的白,是那樣的大,是那樣的圓,弄得二蛋渾身不自在。

村長文毛趴在賽金花的那一處高聳之處拚命的吸著,賽金花卻是不停的喘息著,這個聲音很是有磁力,吸引著二蛋。

二蛋就貼著窗戶更緊了,看見村長的手不停的往下滑,知道女人的私密之處,這是二蛋第一次看見成熟女性的私密之處。卻比二蛋想像之中要美得多,正在二蛋浮想聯翩的時候,就看見村長拿出自己的那個小弟弟,透著外面的月光,二蛋覺得那個地方還真是小。平時看見文毛是很得瑟的,沒有想到那個東西是那樣的小。

二蛋忍不住想笑。

不懂男女之事,二蛋正在目不轉睛的看著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此刻兩隻手更是把窗戶趴得更緊,生怕錯過什麼。

村長拿出自己的那個東西,就放進了那一從深林之中,看見村長趴在賽金花的身上不停的來回滑動。、此時此刻的賽金花更是相當的迷人,微弱的月光可以看得見,賽金花似乎是很享受,呻吟的聲音不斷的變大,弄得二蛋全身上下燥熱不堪,但是二蛋自己是不知道什麼原因的。

「你怎麼這麼快就完了。」賽金花問著,說話聲音明顯的帶有一些責備的感覺。

「我都這麼長時間,什麼還短。睡覺。」文毛說著。最近不知道是怎麼,文毛早洩的很快,賽金花才剛剛熱身,期待著後面的事情,文毛就沒有下文了。

看著賽金花很失落的樣子,文毛不想多說什麼,倒頭就睡。賽金花知道自己是睡不著的,就穿好衣服,「我去看看孩子們。」走出了房間。

二蛋不明白賽金花是怎麼了,看見有人要打門,就趕緊準備撤回去,一不小心把一塊石頭給弄到了,但是這個聲音依舊是沒有讓屋子裡面的人想什麼。鄉村裡面本來就會有很大的貓貓狗狗,這種動靜早已經是讓所有人習以為常。

  

衛生院裡的秘密

「真大」

自從是看見那一幕之後,二蛋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不出來,可是腦子裡面想的儘是那些男女之事。

寡婦鳳姐幾天沒見見到二蛋,就問著大家二蛋最近怎麼了。

從鄉里人那裡知道,二蛋幾天沒有出門,鳳姐就前去看看,是個什麼情況,「二蛋,你怎麼啦?」

沒有聽到人回覆,鳳姐就推開門看看,這一看不要急二蛋居然是光著身子躺在床上,這倒是把鳳姐一下子弄得臉紅,但是明顯的看見二蛋那個東西真是大,很是惹人愛,鳳姐自從老公去世後,就再也沒有享受過性生活,自己也是很期待,但是自己是一個寡婦是沒有人願意的。

二蛋看見鳳姐臉紅,就依稀記得那天晚上賽金花也是這個樣子,臉上通紅。等回過神來,二蛋趕緊自己的衣服穿上,笑著:「不好意思,鳳姐。」|

等二蛋穿好衣服,鳳姐就走到二蛋的身邊:「你是怎麼啦?怎麼幾天沒有見到你,這倒是讓整個村子有點不習慣。」

「我想問你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你說。」

「你說為什麼,男人趴在女人身上,他們發出喘氣聲音,是不是很難受?」

這句話弄得鳳姐的臉是更加的通紅,沒有想到這個二蛋居然會這樣問,但是鳳姐平日裡就是一個話癆子,看見二蛋一臉的疑惑,就說著:「他們那不是痛苦,是很享受的,你現在還不懂,等你做過之後,就會覺得那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

「是嗎?」鳳姐的話,讓二蛋是想入非非,冷不丁冒出一句話:「我想試試,我好想娶老婆。」

「哈哈,看來我們的二蛋是發春了。你是不是看見什麼事情了。」鳳姐湊過頭來,問著二蛋。站在二蛋這個角度就正好看見,鳳姐的兩個大奶子,雖是沒有賽金花的那樣大,但是也不是很小,手有點不自主得往那邊移動,手伸進鳳姐的衣服裡面,開始擠壓著。

這個動作,到是弄得鳳姐渾身上下癢癢的。對於很久沒有男人關懷的寡婦來說,這是讓她很享受的,但是礙於現在二蛋不懂。

鳳姐就說著:「二蛋拿掉你的手瓜子,不然就怪我不客氣。」鳳姐雖是這樣說著,但是自己還是很希望二蛋繼續,完全就是口是心非。

二蛋非但不拿出自己的手爪子,反倒是一步步向下,撫摸著鳳姐。

在這樣下去,鳳姐覺得自己是抵抗不了的這樣的誘惑。

男人和女人一旦是有了房事的經驗,就會對這種東西有著很強烈的慾望。這個東西就像是罌粟,會讓人上癮,並且會沈浸其中。只是它不同於罌粟,他會讓身在其中的人感受到很愉快,這種感覺是無法用詞語來形容。可謂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兩個人之間的曖昧漸漸地升溫,二蛋的小弟弟更是開始在膨脹著,把本來很是寬鬆的褲子頂的老高。

「二蛋,你現在是長開了呀!」

「我當然是長開了,我覺得自己的這個東西很大。比村子裡面的男人都是大多了。」

二蛋這句話倒是沒有說錯,他現在這個東西已經是很大了,何況現在他才二十歲,之後說不定就會更大的。

不由自主的鳳姐就用手準備去摸摸那個東西,還沒有觸碰它,鳳姐就明顯感受到了一個熱量。到底是年輕氣盛,這個東西自然是要比中年人來的要快。

正在兩個人準備進行下一步的時候,就聽見一個聲音,鳳姐趕緊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把二蛋的手從自己的胸前拿出。

「二蛋,我來看看你這幾天是怎麼啦?」

令二蛋意外的是,沒有想到賽金花今天回來看自己,她一步步向著自己走過了,胸前那兩處高聳上下抖動著,更是抖動著二蛋的心。

「喲,什麼風把大美女給吹來了?」這句話中,鳳姐有一點賽金花壞自己好事的口氣在裡面。

「我聽說二蛋幾天不出門,來看看是不是生病。」賽金花走到二蛋的床前,伸出手來摸摸二蛋的額頭,「沒事呀!」

二蛋第一次近距離看賽金花,覺得她的美真是迷人,胸真是大。下體的弟弟就又開始樹立著,二蛋頓時一句話都沒有說出來。

賽金花準備摸摸二蛋的手,可是自己哪裡曉得,一不小心碰到了那個龐然大物,並且還是溫度很高的。瞬時,賽金花臉上通紅,但是很快就恢復過來,沒有想到二蛋那個東西是那麼大,比起她們家的那個死東西,二蛋的更是有誘惑力,賽金花自己一個人愣住了。

  

衛生院裡的秘密

好好壓榨一番

鳳姐回到家裡面,一個人躺在床上怎麼都是睡不著,越是想著二蛋的那個東西心裡面就越加的發癢癢,看著表情就是很痛苦,想要解決生理需要可是苦於沒有人幫助自己。

於是乎,鳳姐一個人在床上開始解開自己的衣服,自己摸著自己的胸部,手還一直往下,自己摸著自己的私密處,頓時一個人在床上開始發出呻吟聲,這種自慰方式只是暫時解決一下自己的生理需求。

正在鳳姐很是享受的時候,她的兒子狗子放學回家,還沒有進門就喊著:「媽媽,媽媽。」聽著聲音,鳳姐迅速的扣好自己的上衣扣子,從床上坐起來,「你個兔崽子,今天是不是又翹課,回來的這麼早。」

「沒有啊,我今天可是很聽話,蘭蘭老師還表揚了我。」

「是嗎?你以後進老娘的屋子,記得敲門,如果我沒有回覆,就不要敲我有事了。」

「什麼事?」

「你問那麼清楚幹什麼,你個兔崽子還不趕緊去做作業,不然今天沒得飯吃。」打斷了鳳姐的好事,鳳姐特別的生氣,一骨碌就把氣全部給撒到了兒子狗子身上。

賽金花一路上思維都是混亂的,還在想著剛剛的事情,回到家裡面,文毛看見賽金花回來,「你跟臭婆娘,去哪裡我都快餓扁了,你怎麼還不做飯?」

「急個什麼,我馬上做的。」

不一會兒飯就做熟了,看見文毛不是很高興,「你怎麼啦?是不是又遇到什麼事情?」

「還不是那件衛生院,都是女的,我在想是不是該整個男醫生去那裡坐坐陣,這不一時之間不是沒有找到恰巧的。」

這句話倒是提醒了賽金花,之前二蛋不是上過大專醫學專業,後來因為學費比較貴,就一直沒有在去學習讀書,「你看二蛋怎麼樣?他不是有去上過醫科。」

「對呀,你個婆娘倒是提醒我了,我看他是中(是認為可以的意思)的。」文毛三下五除二的吃完飯,就去了二蛋的那件茅草屋。

「我跟你商量個事,你去我們衛生院當個婦產科醫生,你看咋樣?」

「什麼,婦產科?啥意思?」二蛋故意問著。

「就是專門給咱們村子的婦女看病。」

本來想拒絕,二蛋又轉過頭來想到,這不正好可以隨時隨地的解決一些自己的問題,脫口而出:「好。」

二蛋的回到,倒是讓文毛很是開心,「那你明天就去,每一個月給你發工資,你就有錢娶媳婦兒。」

這樣美得差事,可是把二蛋給樂壞了。

晚上時候鳳姐是在呢嗎都睡不著,在床上是左邊翻到右邊,一直都是想著白天的事情。這女人一旦看了葷,慾望來了是比男人更加的難受,更加的渴望,再加上自己自從老公走後,這一方面就沒有碰過。

所謂寂寞空虛的女人,在這一方面會有更大的慾望。

賽金花也是睡不著覺,在床上倒騰著,弄得渾身燥熱的很,看看身邊的人:「老公,你睡了嗎?」

「沒有了。」

於是乎,賽金花就往文毛的身邊蹭了蹭,「那我們愛愛。」這一次賽金花的主動,倒是激起了文毛的反應。

轉身文毛就壓在賽金花的身上,開始在啃著她的高聳,手不停的脫著賽金花的短褲,撫摸著私密之處,弄得賽金花渾身都感到很是顫慄,這種感覺很爽。

不一會兒的功夫,賽金花的下面就變成了一片汪洋大海,這個時候文毛的下體已經是漲的不行,可就是插不進去,這倒是使賽金花很是失望,文毛更是急的出了一身汗,「我是不是太緊張了。」

「不要緊,你慢慢的來,要不我上你下。」

兩個人變換了體位,賽金花變被動為主動,不管賽金花怎麼樣的挑逗文毛的那個小弟弟,可就是插不進去,最後索性弄得賽金花一點慾望都沒有,為了不傷害文毛的面子,「老公,原來是我那個來了,難怪你是進不去。」

這個謊撒的連賽金花都覺得自己很是不可信,但是文毛確是相信了,「你個臭婆娘自己有問題,你還說我。」

這句話就把賽金花的心給傷了,文毛一直都是很強勢,任何事情就算是自己有問題,他也總是不會承認,總是會把問題丟給別人。

賽金花當時不是因為家裡面條件不好,是不會嫁給這個滿臉橫肉,沒有什麼學問,吝嗇的文毛,想著想著賽金花就一個暗自流淚。

本來白天的時候,二蛋近距離看著賽金花就對賽金花已經是很迷戀,晚上就又來到他們的窗戶前,偷窺看著裡面的一切。聽了鳳姐白天對自己的解釋,二蛋覺得自己的希望是來了,總有一天他要把賽金花壓在自己的身下,好好的壓榨一下。

  

衛生院裡的秘密

撫摸自己的?

一大清早,二蛋就起的早早的,拿出了一件自己算是比較乾淨的衣服換上,嘴裡還不停的哼著小曲,一看這個表情就知道今天二蛋的心情是倍兒棒。一個人站在鏡子面前,二蛋覺得自己還是長得很帥氣的,所謂人靠衣裝馬靠鞍,說的就是這樣一個道理。

清晨一縷陽光從東方升起,照進到這個鎮上,人們才很是慵懶的起床,開始著一天的勞作。這裡的人們有一個習慣就是不喜歡起的很早,除非是農忙的時候,人們會起的比較早,其他的時候都是起的相對而言比較晚。

文毛把二蛋安排去衛生院的消息轟動了整個鎮上,衛生院裡面一直都是陰氣佔主導,什麼時候開始讓一股陽剛之氣進入。衛生院裡面的護士們,心裡面開始期待著這個人的到來,這樣以後的日子就不會感到很是孤單。

「你怎麼都不跟我商量一下,就安排一個人去衛生院,並且還是那樣一個死無奈,什麼本事都沒有。」文仙說著,從心面文仙就很看不慣二蛋,覺得這個整天就無所事事,去哪裡簡直是混天。

「你不要以為就你一個人上過大學,二蛋好歹也是我們村裡僅有的一個男性大學生,要不是沒有錢,他是不會輟學的。估計就是這樣一個原因,二蛋才會變得消沈,盡做一些壞事情。你不要多說什麼,我已經決定的事情是不會改變的。」文毛的話,從來都是沒有人該反抗。

文仙是文毛的大女兒,跟賽金花一樣長得很漂亮,在衛生院裡面即是院長也是護士長。當年在外面上大學,可是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就回到家裡面來開辦了一個衛生院,專門給婦女解決一些婦科病。

只是,文仙脾氣很傲,看不起任何人。平日裡別看是一個很是溫柔的,在某一方面可是相當的強悍,這樣的一面是鎮上的人所沒有見到的。

富貴氣喘籲籲的跑回來,「你知道嗎?二蛋去衛生院裡面,當婦產科醫生了。」

「是嗎?」祥林嫂很是震驚,接著又問道:「什麼時候的事情?」

「剛剛,村莊在廣播裡面說的。」

祥林嫂一想二蛋正好現在沒有工作,他也是上過大學,覺得這樣的安排也是沒有什麼關係的,之後心裡面就沒有多想什麼。

「媽,你知道老頭子是不是吃錯藥,這樣安排的。」

「你怎麼說話的,他這樣安排自由他的道理。還有他的脾氣,你不是也知道。」

走進母親一看,文仙發現最近賽金花食慾不是很好,整個人也是沒有之前那樣紅潤,「媽,你最近好憔悴,是不是雌性激素分泌不多,有時間你到我的診所來看看,我幫你診斷一下是什麼原因。」

「有用嗎?」

「當然。」

也是,自從賽金花最近的房事不是很和諧,她跟文毛之間的關係就不是很好。賽金花經常晚上一個人自慰著,這樣的感覺著實讓她很難受,自己體下的那一團火始終是沒有人來幫助自己滅。

來到衛生院裡面,文仙不是很喜歡二蛋,但是看在自己父親的面子上面,在人前她還是要把面子給做足,這樣就不會讓人去說些什麼。

還是小時候見過二蛋,後來由於自己長期在外面上學,基本上村子裡的人,文仙幾乎是不認識的,很多人也是不認識文仙的,外界對於這個文仙的評價僅僅限於是一個很漂亮的人。

「請問有人嗎?我是新來的婦產科醫生,陳二蛋。」

瞬時一群護士就出來,看著這個唯一的男性,二蛋長得很高,衣服雖不是很合身,但是基本上還是看的過去,只是皮膚很黑。

對於長期沒有見過男人的這一群,年輕的少女,免不了有點春心蕩漾,心裡想入非非。

「你就是以後再這裡上班的二蛋,我是文仙這裡的護士長也是這裡的院長,這裡是我負責。」後面的一句話,文仙好似是在故意強調些什麼。

「我明白。」

之後再杏子的帶領下,二蛋進入到了自己的辦公室,不算小看起來確實比較溫馨,另外房間格調看起來很是不錯。

杏子看著二蛋,臉紅的一陣陣,時不時故意靠近著二蛋的身體,不停的摩擦著二蛋的皮膚表面,弄得二蛋渾身的體溫往上升,兩個人之間曖昧的在增長。

想到自己第一天來報到,二蛋就打起精神來,先不要慌,這樣的事情以後多的是,別心急出不了熱豆腐,「沒有什麼事情,你就先出去,我一個習慣一下這裡。」

「陳醫生,你幫幫我看看我的胸好難受,是不是裡面有什麼東西,不會是長了什麼腫瘤,我可是還沒有成為女人。」說著,杏子就開始在脫著自己的衣服,手開始在解開自己的一扣,一顆、兩顆、三顆,等到第四顆的時候,女人特有的東西暴露在二蛋的面前。

一般的男人都是接受不了這個,何況現在二蛋的腦海裡面一直想著這個東西,心裡面就更加癢癢的,有一股力量驅使著自己想上前啃幾口,可是自己這樣做,以後還怎麼辦?想到這裡,二蛋就轉過身去,自己的手開始摸著自己的那個龐然大物。

不驚覺得二蛋是一個正人君子,杏子就穿好衣服,出門心裡面有了一個決定就是一定要把這個人給調到手裡。

衛生院裡的秘密

第一次?

一聽說二蛋去衛生院裡面上班了,鳳姐就趕緊找了一件相對而言眼神深的內衣穿在自己的身上,想去看看二蛋。

哪裡曉得,剛剛到的時候正好在窗戶外面看見了,女護士跟二蛋的一幕,並且也是看見二蛋自己在心裡的那一團火似乎是再強忍住,心裡面就可高興著,看來這個二蛋終究是忍不住。

衛生院下午基本上是沒有什麼事情,二蛋就把自己一個人鎖在裡面,上網查看一些跟婦科有關的基礎知識。打開一個網頁,正好看見女性的下體的解剖圖的時候,二蛋就有點惹不住的,心裡面就更加的嚮往著那件事情。

一天就這樣結束,二蛋回答自己的宿舍,剛剛一開門,就有一個人從後面抱住二蛋,二蛋一看原來是鳳姐,「你怎麼來了?」

「我想你啦!我更想」

兩個人就進門,鳳姐順手就把房門給反鎖著。上前就拖著自己的衣服,不一會就露出自己的兩個大圓盤,「二蛋,來吧,我今天來傳教你一些東西,你會有另一番感受的。」

本來就是很期待著這個東西,二蛋就跑過來,用力的吸允著鳳姐的兩個大圓盤,雖然比不上賽金花的那樣的大,但是鳳姐的也不是很小,也是相當有吸引力的。

由於沒有經驗,二蛋弄得鳳姐有點疼但是確實很舒服,不停地呻吟著。鳳姐開始脫著二蛋的衣服,手不停的往下,伸進二蛋的內褲裡面,第一次握著男人的這個東西,鳳姐感受到前所未有的一種滿足感。

二蛋從偷窺中看見文毛是怎麼樣,在賽金花的身上做著什麼樣的動作,可以說二蛋這一點學習能力還是很快的。手一路向下,最後鳳姐僅有一件黑色的內褲還在。

「二蛋,我來教你,讓你知道一些東西,你躺在床上。」

等二蛋赤裸的躺在床上的時候,鳳姐就叫二蛋脫掉自己的內褲,第一次看見女人的身體,並且是這樣的清楚,這樣的清新,二蛋感到很是高興。

之前是見識過二蛋這個東西很~,沒有想到現在是更可愛,才一天沒有見到。

鳳姐坐在二蛋的身上,用手將二蛋小弟弟拿起,插進自己的身體裡面,不停的運動著,好久沒有感受到男人的力量,弄得鳳姐爽急了。

兩個人從傍晚一直做到深夜,不知道是做了多少次,原來這件事情是這樣的美妙。躺在二蛋的身邊,鳳姐覺得很是舒服,自從老公走後,就一直沒有過這種生活。本來每一天的生活就很無聊。多少個晚上鳳姐一個人解決著自己的生理需求,這樣的感覺是多麼痛苦。

二蛋也終於從男生變為真真正正的男人。

這一夜很是銷魂,他們兩個人的聲音都是很大的。

半夜裡面二蛋醒了,看見鳳姐已經不在自己的身邊,什麼時候走的他自己都是不知道的,正好這個時候他被一個聲音給吵醒了,打開們出去看看,順著聲音的地方二蛋來到一個房間的門外,似乎聲音是從這個裡面發出來的。

模模糊糊這個聲音是男女~的聲音,想到這裡二蛋就覺得很是好笑,晚上估計很多夫妻都是會做這件事情。

估計是睡得太早,現在醒來二蛋覺得自己是睡不著的,不知不覺就來到了文毛的屋子前面。看見賽金花的房間裡面還亮著燈,看樣子他們還是沒有睡覺的。這麼晚怎麼還沒有睡覺,好奇心的驅使下,二蛋走到房子外看看,裡面是個什麼情況。

原來文毛不在房間,只看到一個人的身影,不用說就知道是賽金花,這個時候她開始脫著自己的上衣,自己的手撫摸著自己的乳房,「哇,真是大,真是白。」可以說是相當的有吸引力。二蛋不明白賽金花這是在幹什麼。

接下來,賽金花就一直往下,手開始在莫撫摸著自己的身體,弄得她發出一陣陣呻吟聲。難不成現在文毛那一方面不行了,賽金花只能夠靠自己來解決,這該是多麼的痛苦,想到這裡二蛋就覺得自己的機會是來了。

何況文毛跟賽金花相差十幾歲,後來聽人說要不是文毛當時有幾個錢,一朵鮮花是絕不會嫁給一個又肥又醜的文毛。

正在這個時候,文毛進門,賽金花趕緊三下五除二的穿好自己的衣服,裝睡。

看到這裡的時候,二蛋就起身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看看時間不早,回去休息,明天自己還是要上班,可不能像之前那樣誰都自然醒,不然的話文仙說不定是找出什麼理由把自己給開除,這樣之後自己的目的不是完成不了。

  

衛生院裡的秘密

再快一點,快一點

一連幾天都沒有人來衛生院,二蛋倒也是顯得很輕鬆,整日都是坐在電腦面前,上網查查一些資料,應付後面的事情。

衛生院裡面的幾個護士每天上班都是顯得沒事做,都想去看看二蛋,但是文仙明確規定不讓她們去二蛋那裡,這就沒得辦法。加上二蛋又不出來,這可是讓外面幾個人給難受著。

正在大家顯得無聊的時候,進來一個中年婦女。

杏子趕緊上前,「您好,阿姨您是啦看病的嗎?」

「是的,我下面很是難受,讓二蛋醫生幫我看看吧!」

為了去見見二蛋,杏子介著這件事情正好去見見二蛋,「陳醫生在裡面嗎?來了一個病人要過來看病。」

「進來吧!」

「您好,我先要問診一下,您是有哪裡不舒服?」

本來是一個男醫生,中年婦女不好意思開口,可是想到自己實在是很難受,就已經顧不了那麼多,「我每一次做那個的時候,下面就很痛,痛的我都受不了,也不知道自己是出現了什麼毛病,弄得我跟老公都不敢做。現在可好,這個死老頭子,居然背著我去找小的。」

「這樣,杏子你扶病人去床上躺著,我馬上過來。」

說著,杏子就帶病人去床上躺著,二蛋戴上手套就走了過來,「你先出去,我來給病人檢查。」

轉過身來看著病人,二蛋說著:「我現在來幫你檢查一下,麻煩您把你的褲子脫下來。」

「什麼?」鄉村婦女多少是很傳統,都是不想把那些東西給外人看,都是覺得那是不雅的。

看見病人很是遲疑,二蛋一板一眼的說著:「你如果這樣,我怎麼幫你解決問題。再說等你有生理需求的時候,不是也沒有人幫你解決嗎?比起這,你看你覺得哪一個重要。」

這句話還真是管用,一說完病人就趕緊脫掉了自己的內褲,為了不讓病人感到不好意思,二蛋就在中年婦女的眼睛那裡用一塊布擋住了。

第一次檢查著女性的私密之處,並且是這樣近距離的看著,二蛋突然間發現女人的這裡還真是很特別。外面長著一層層密密的黑色毛,裡面帶給人的感覺確實不一樣的。

二蛋就撫摸著患者的私密之處,那裡曉得中年婦女卻是發出一陣陣呻吟之聲,弄得二蛋的下體也是開始有了反應。

估計是自己的撫摸弄得這個女人很爽,不驚二蛋就加大力氣撫摸著,瞬時房間裡面就爆發出男女交配的聲音。

杏子在外面聽著,也一樣是很有誘惑力的。心裡想著那檔子事,想的心花怒放。想進去看看是個什麼情況,但是又怕被二蛋說。

中年婦女結婚這麼多年,還是頭一次發現有這麼爽的感覺。雖是還沒有插進去,但是就已經是感受到了自己有些飄飄然。

二蛋忽地就停止撫摸。

「醫生,請繼續不要停,一點點加深。」

「我已經檢查完了。」說完就出去,正好撞見杏子滿臉紅通通,她的手開始在自己身上遊離,就連二蛋出來都是沒有發現。

「咳咳。」

這才把杏子的給拉回。

「剛剛檢查您沒有什麼大礙,就是內部酸鹼失衡,以後注意要勤換內褲,還要記得以後做那件事情要把那裡洗的乾淨一點,你的老公也要清洗乾淨。」

「醫生,那個我還想要,你能不能在幫我檢查一下,我結婚這麼多年一直都沒有剛才那麼爽的感覺,真是爽極了。」

「不好意思,我已經檢查完了,沒有什麼事情。你以後要是再有什麼不舒服,就過來找我吧!」

二蛋怕自己忍受不住,一直強忍住自己的說話聲音,這種強迫自己忍住真的是很難受。

送走病人,杏子出去,看看外面幾個人已經走了,一看時間也是都到下班點了。於是,杏子就順手將大門給關住,折回到二蛋的辦公室。

關住門,開始脫著自己的上衣,來到二蛋的面前,「我剛剛聽的那種聲音真的是很銷魂,我都快忍不住了,你看我的下面都已經濕潤著。」

杏子就握著二蛋的手,將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那裡。倒是把二蛋給嚇壞了,這個女人下面真的是濕潤了,連內褲都有一個發騷的味道,簡直就是一種很大的誘惑力,即使再好定力的男人還是會忍不住的。

抱起杏子就一丟在了那一張床上,開始胡亂的脫著自己的衣服,因為自己也是受不了,尤其是下面已經在強烈抵抗。

這擺明是杏子誘惑者二蛋,基本上面都沒有前戲,二蛋就把自己的那個龐然大物放進了下面人的體內,不停的撞擊著。弄得杏子覺得很爽,發出陣陣的叫床聲音,手把二蛋抱得更緊,嘴裡還說著:「再快一點,快一點。」

有了上一次的經驗,二蛋這次就變被動為主動,男上女下的姿勢,比之前女上男下的姿勢要爽很多。

賽金花今天出來辦事,正好進過衛生院,就想進來看看,哪裡曉得門鎖了,準備離開的時候似乎是聽見了什麼聲音,走進去聽。

二蛋的辦公窗戶沒有關,賽金花撿起一個樁頭站在上面,正好就看見裡面的一切。看著下面的那個女人是那樣的享受,弄的賽金花心裡面很癢,最近可是苦了賽金花有這種慾望確是沒有人來幫自己解決。

當二蛋抽出自己的那個小弟弟,賽金花傻眼了,實在是太大了,心裡有一個聲音也想臣服在這樣的男人身下。

  

衛生院裡的秘密

漫漫長夜

也許是看到了那樣的一幕,一連幾日賽金花都覺得自己做什麼事情都沒有興趣,並且下體似乎很癢,一直在抓,不會是有了炎症吧!心裡擔心著,但是這件事情又不好意思跟誰說,想到就去衛生院看看。

「媽媽,你在家嗎?你給我一點錢,我要去趟市裡。」

這幾個孩子一個都不讓賽金花省心,誰讓自己是他們的父母,拿出自己存的私房錢就給了文仙一張紅色的鈔票。

文仙都沒有說什麼,就離開。賽金花更是懶得問原因。

「小仙回來有什麼事情?」文毛回來了,看樣子是又要出去。

「去了市裡,怎麼不跟我一起去,我會來那東西去市裡開會,估計要十幾天才能夠回來。你趕緊給我準備一下東西,我好趕車。」

一聽文毛要出去,賽金花心裡就別提多高興,整理好衣服,送走文毛,賽金花就去廚房裡面裝了一點雞湯準備給二蛋送過去。

敲了半天二蛋的門沒有人開,準備轉身離去的時候門開了。

「你來!」

「是呀!過來看看你,你知道你在這邊還習慣嗎?」賽金花進門後,二蛋出去把外面的柵欄門也給關了,進來就把房門給鎖住了。

「我來看看你,最近怎麼樣?看你瘦了,就給你送雞湯來。」

這個舉動多少讓二蛋很是感動,走上前就是抱住賽金花,聞著男人的氣息,賽金花覺得自己渾身發熱,但是本能的就推開二蛋,「雞湯冷了就不好喝,你趕緊趁熱喝了,我好回去。」

接過雞湯,二蛋大口大口的喝著。

這個時候賽金花說著:「我想問你一個問題,為什麼最近我下面有些癢?」這可是賽金花在自己的心裡面做了好久的思想鬥爭才說出來,聲音很小但還是被二蛋聽見了。

這個現象估計是大多數農村女性都是有的問題,二蛋上次在網上查文件的時候,知道這好像是因為下體菌群失調導致的,只要以後注意自己的衛生並且勤換衣服就行。

喝完雞湯二蛋就說著:「不要緊,就是最近你的菌群失調,勤換衣服並且還有最好是把內褲放在太陽體下暴曬,這樣情況就會有所好轉。」

本來想後面會做些什麼事情,可是當自己喝完雞湯的時候,二蛋就什麼都不想做。

看見賽金花離去的背影,心裡多少是有些癢癢的。

很多沒有來義烏鎮的人都是知道,這裡有幾多金花,那就是賽金花的四個女兒。在當時很是封建的社會裡面,生了男孩子才可以說是在家裡有地位。但是生男孩還是女孩這件事情並不是女人能夠控制的,全部是靠男人。只是這個道理又有誰會知道。

賽金花有四個女兒分別是大女兒文仙,在衛生院裡面即是院長也是護士長,但是這個孩子完全是遺傳了賽金花的美,與此同時也是遺傳了文毛脾氣暴躁。

二女兒文蘭是村子學校的一名老師,也就是她稍微讓賽金花省心點,嫁給了村主任的富貴的兒子富狗蛋,生活還算是平靜,但是這個女兒一直都是跟丈夫關係不好。在村子裡面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規定女兒是不能夠在娘家住的,為此文蘭經常住在學校裡面。

三女兒文梅因為不愛讀書,就喜歡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被安排到衛生院裡面做護士。來到這裡文梅每一天什麼事情都不做,就是數著時間過日子,是一個典型沒心沒肺的人。

四女兒文菊很喜歡學校,從小就喜歡讀書,現在正在市裡讀大學,只有放寒暑假才會回到家裡面。為此賽金花在更多的時候,是很想戀小女兒的。

眼看著上面還有兩個女兒都沒有出嫁,賽金花是很擔心。但是文毛確是一點都不擔心,覺得這孩子的心事操不完,很多事情都是要順其自然的。

「媽媽,我剛剛回來的時候,看見你不在家裡你去哪裡?」

「我去衛生院看看,沒有想到你們那麼早就關門了。」

「這樣。」

文梅說完話就轉身離開,又開始在床上看著漫畫過著日子。平日裡面賽金花不知道是說了多少,可是這孩子就是不聽話,總是按照自己的意思來做事情。

又到了晚上,很多寂寞的女人都是很害怕夜晚,漫漫長夜都不知道怎麼過。女人年輕的時候還有小孩子帶,等到長大的時候老公不在了,孩子長大了,女人的慾望就會變大,在這一方面的需求就會比男人要多的多。

  

衛生院裡的秘密

我們的根據地

文仙不在衛生院裡面,頓時幾個護士都非常開心,一大早就打扮得很是妖嬈,都想去看看二蛋。

義烏鎮雖是一個世外桃源,很適合居住。但是這裡的年輕女性都是有著一個通性,都不太願意很早結婚,都想好好在玩幾年,加上上任村長家裡很有錢,可是家裡的人都是很年輕都去世,最後存在銀行的錢都是充公了。進過這麼一件事情,村莊的人都不太願意把錢存在銀行,都願意拿著錢去逍遙快活去。

衛生院婦產科裡面的四個護士,除了文梅不管世事,每一天沈浸在自己的漫畫世界裡。其他三個杏子、葉子、林子別看都是長得很是漂亮,但是骨子裡面都是一種野性在裡面。

經過那一次杏子跟她們說著二蛋是如何寵幸自己,硬是把這兩個人弄得心裡癢癢的,都說女人天生就愛嫉妒,何況她們可都是很想見識一下二蛋的那個惹人愛的東西。

「我說過幾天之內我就會把他給拿下,怎麼樣?以後他可就是我的專屬東西,你們幾個離他遠一點知道不?」杏子似乎是在向她們兩個人昭示著什麼。

但是葉子跟林子都不是吃素的,也都是不好惹的,既然你可以做到的事情,我照樣是可以做到。

從此衛生院裡面的火焰開始在升溫,明理暗鬥都是為了那一樣。誰讓二蛋是他們衛生院裡唯一的陽剛之氣,唯一的活寶。

午餐的時候,二蛋去食堂吃飯,這是他第一次去食堂吃午餐。之前就聽說這裡陰氣很重,這次來看果然是這樣,黑壓壓的一片可都是女性,這種場面倒是有一點像是女子學校的感覺。

同時二蛋的心裡就開始偷著樂,自己以後豈不是很爽。

文梅不在乎外人的眼光,打了飯看見沒有地方有空地,只有二蛋的桌子還有空地,想都沒有想就坐了過來,吃著自己的飯全然不看對面坐著的可是整個院裡的唯一的男性。

杏子看見這個情形也是跟著過去坐在那裡,把自己碗裡的肉食夾給二蛋,「你多吃點,這樣才是有力氣做事情。」

杏子這句話倒是讓人聽到後會浮想翩翩,心裡惹不住的偷笑。

「謝謝。」

正在這個時候,文仙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回來,整個人看起來是很沒有精神的,環視周圍一切看見還有一張桌子有一個空位子,就走過去看看。

「您回來了。」杏子多少對於這個院長兼護士長還是有些怕了,好歹她是村長的大女兒,還是名牌大學畢業。

「嗯。」文仙沒有想太多,這次她去市裡實在是太累了,要辦的事情是一件都沒有辦好,倒是自己給累壞了,整個人看起來很是憔悴。

「大姐,你很困嗎?是不是又去那個酒吧幹壞事了。」文梅就是一個很是沒心沒肺的人,不管是說什麼話還是做什麼事情都是不經過大腦的,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沒有想到坐在自己面前的這個女人居然回去酒吧,之前在上大學的時候,二蛋就聽說酒吧那個地方是很有引誘力的,那裡的女人,只要是你有錢她們就會為你做任何的服務。只是文仙一個女人,為什麼會去那裡?難不成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存在,還是什麼?

想到這裡的時候,二蛋就決定有機會去調查一下,這樣自己就不會被這個女人牽著鼻子走,順便可以壓壓這個女人囂張的氣焰。

「你整天看漫畫,你就不能夠做點事情,以後你在衛生院裡面要是在成天不做事情,你就沒有工資。一個月次數多了,就直接回家算了。」文仙不知道是哪裡來的脾氣,儘是對著文梅發脾氣。

文仙這一點倒是跟文毛很像,變臉就跟變天氣一樣變得很快,就連賽金花都搞不清楚自己這個女兒的脾氣,很是讓人難得琢磨。

文梅就當是沒有聽見文仙說的那一番話,繼續看著自己的漫畫,沈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在文梅看來漫畫的世界比現實的世界要簡單很多,是不用想那麼多的事情。

二蛋被這麼一弄就沒有心思吃飯,走出食堂,在自己的診所面前正好看見鳳姐的身影。

鳳姐看見二蛋眼睛就跟發亮似的,「你個小崽子可是出來了,走走我有事情跟你說。」

「什麼事情。」看見鳳姐手裡拿著大包小包,現在是午休時間,二蛋就把鳳姐待到了自己的住的地方。住的地方離衛生院很近,這是為了二蛋上班方便,文毛特意給他安排的。

「我上次看見你的內褲有點小,這樣是不利於它的成長,我這幾天就親自給你做了幾條,待會你就穿給我看看,合不合適?」

拿出做的內褲,樣子確實是很好看,看的出鳳姐是很用心。

「二蛋,我想跟你說,以後這裡就是我們的根據地。」

說完鳳姐就有些不好意思,自從那一晚上他們之間的乾柴烈火,鳳姐就更加的期待下一次的,天天盼星星盼月亮,希望自己能夠每一天都能享受這些,只是自己還是有家的,所以這幾天就把家務給全部做完,這才有機會出來,才有機會來到鳳姐所謂的根據地。

  

衛生院裡的秘密

做鬼都風流

閒來無暇,文蘭一連好幾日都沒有回去自己家去住,當時那門親事是文蘭自己同意的,可現在到好這個孩子經常不回家,一直都是住在學校,前幾日賽金花在池塘裡面洗衣服的時候,祥林嫂正好將這件事情跟賽金花提了一下。

這個意思就是很清楚,想讓賽金花管管文蘭,好歹現在她是一個有家室的人,可是不能在外面瞎鬼混。後面的一句話,多少祥林嫂倒是沒有說出來。

鄉村的道路上沒都長滿了雜草,因為現在村子的人們都是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很多事情都不會做,即使是自己田地裡面長滿了雜草,這件事情也都是跟他們無關的。

賽金花一個人走在路上,微風陣陣吹來,把雜草吹的四處搖擺,這個陣勢就算是再好心態的人,看見後多少心裡面會感到害怕,何況還是一個從小膽子就很小的賽金花。

終於是鼓起勇氣走到了學校,發現今天是雙休校門都是關了,看見一個人從裡面走出來,賽金花趕緊上前:「請問您一下,文蘭老師住在哪裡?」

「一直往前走,向左轉看見的第一個房間就是她的。」

跟那個人到了聲謝謝,賽金花就走去。整個學校由於沒有了學生,顯得很是荒涼更是沒有生機。

「蘭蘭,你在裡面嗎?」

文蘭一聽是自己母親的聲音,有點驚訝,「您怎麼來啦!」

「今天放假你都不回你家裡住,你讓別人怎麼說你。」

文蘭終究是拗不過母親,乖乖的跟著賽金花回家,只是兩個人從村子的十字路口分別,向著各自的方向走去。

狗蛋洗完澡,就回房間看見一個人躺在自己的床上,一看是文蘭,心裡別提有多開心,直接就撤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向著文蘭給撲過去,這個陣勢有點像一隻餓狼,好久都沒有吃食物的感覺。

「你離我遠一點。」

狗蛋整體都是無所事事,只知道每天出去把妹,喜歡跟一些年輕姑娘嘮嗑,這一點文蘭很厭惡,為此跟狗蛋吵架,但是每一次過不了兩天狗蛋就又恢復了原狀,索性現在文蘭就不回家。

「老婆,你不要這樣嗎?汪汪。」狗蛋邊哄著文蘭還一邊學著狗叫,弄得文蘭最後哈哈大笑,轉過身來。

看見文蘭轉過身來,狗蛋就像一隻狗趴在了文蘭的胸前喝著奶,好似像個小孩好久沒有吃奶的樣子,很是貪婪,手就開始不自覺的在扒著文蘭的衣服。

弄得文蘭全身顫慄,這也是現在文蘭很佩服狗蛋的,總能夠挑起自己的慾望。

不一會兒文蘭就跟狗蛋一樣光著身體,狗蛋一路向下吻著老婆的私密之處,由於這裡有一個敏感神經存在,弄得文蘭不停的發出一陣陣呻吟的聲音。

兩個人剛回來,忘記了關燈。祥林嫂正好藉著這個燈光看著兩個人的的影子,弄得祥林嫂一陣陣的觸感,本來是不打算去看看,但是終究是抵不住好奇心,自己結婚這麼多年富貴在這一方面就很不行,兩個人的房事從未和諧過。

估計是狗蛋吻著文蘭的下面很用力,有一股麻酥酥的感覺傳到文蘭的大腦神經,喊叫聲音變得更大,「啊,啊,啊」

祥林嫂就夠著腦袋去看這一切,看見自己的兒子吻著兒媳婦那裡。有一次婦女們在池塘邊洗衣服的時候,經常就會了一些有關自己的私事,聽說那樣子會很舒服,只是這件事情只能夠想想,卻從未實現過。

看見這個時候,文蘭的面部表情很是滿足,弄得祥林嫂心裡面更是很不舒服,一股燥熱從心裡面傳到自己全身,體溫更是在升高。

之後,狗蛋撞擊著文蘭那股摩擦聲音真是很大,這個效果是自己這麼多年都沒有的。有那麼一剎那,祥林嫂覺得自己之前的生活都是白過了。

「你一個人在幹什麼?」

富貴不懂得調情,更加是不懂得去滿足女人的慾望,在這一方面很是木訥。除了會把村子裡的財務弄得僅僅有條以外,其他的什麼都是不懂的。

但是今天這個男人確是主動出擊,吻著祥林嫂的雙唇,之後就趕緊脫掉祥林嫂的內褲,把自己的那一個大物直接就放入了她的體內。前戲完全沒有做到位,就這樣結束了整個過程,前後還不到兩分鐘。

遠處還是能夠聽的見,他們的聲音。富貴就已經是進入到了自己的夢鄉,祥林嫂實在是睡不著就又站起來,準備去看看什麼情況。

关联的小说
老師的慾望
14353人喜欢

老師的慾望

飢餓的看護
11014人喜欢

飢餓的看護

換伴樂
16140人喜欢

換伴樂

如何選購&使用保險套

溫馨的小院-極度亂倫

【絲襪阿姨】【完】

猜你喜欢
9138 阅读
老板娘被自己員工幹到高潮
17637 阅读
幼稚園的老師真棒
10965 阅读
一般人想要也要不到的董娘篇!
14749 阅读
曾經的女人
9555 阅读
滿天都是綠帽子在飛,我也搞了頂戴戴
7997 阅读
哎吔家姐既第一次
© Copyright 深夜保健室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 www.sytv.pw By
花社导航 帝王会所 她趣小屋 妖姬导航 每日导航 品色集中营 怡春院导航 抖阴导航 鉴黄中心 幺妹导航 狗妈学堂 双飞导航 可乐导航 情涩导航 黑色导航 我爱导航 丁香导航 狗不理导航 搜色吧 破解吧 搜淫鸡 调色盘 黑鲨导航 桃子Map 色狗导航 百色风车 石器导航 缘导航 地狱导航 稀有福利宝 欲天堂导航 比特人星球 熊猫巴士 性吧导航 性乐园 小猫猫导航 凹凸导航 136福利导航 樱桃福利导航 皇家导航 万博导航 蜜涩导航 七里香导航 亚马性导航 Ceo導航 9ATK导航 MOD导航 AntWay MVP导航地图 成人世界 搜福利导航 七匹狼导航 稻米导航 舔茎肛导航 猪猪女导航 淫河导航 55导航 五三发布网